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在长凳上睡觉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甘武进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1

人生有很多的无奈,其中一种就是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不满意,同时又没有办法选择放弃。

  晚上,在灯下看陶渊明的诗。当我看到“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这句时,不由自住地停下来,喝了口茶,静静地想了好一会儿:大家想学陶渊明,就要把欲望降到最低点,因为陶渊明更在乎的是生命的完整性,像一种行为艺术——他将整个生命向生活撞过去,若疼痛,也没什么,写在诗中好了。他的活法证明人类只是生命的房客,而不是业主。难怪如今很多人都做不到。

  我们把生命切割成两部分,付出一部分,赎买另一部分,当然,大家也有最完美的设想:像蜜蜂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可是,我们真的很难自由地转换自己的生命模式。记得我写了篇《爱工作,就是爱自己》的文字发在网络上,说有同事因常常被老板训诫,工作累工资又不高,很想辞职不干了。后面跟帖踊跃,大有共鸣,都在陈述自己的相同感受。不过,后来那个同事并没有辞职:他也仅仅是发发牢骚、吐吐心中的怨气而已。

  人生有很多的无奈,其中一种就是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不满意,同时又没有办法选择放弃。放弃了一种工作,就可能选择了一种人生,但接下来的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呢?有没有原来那个生活的样子?当一切很难再有大的改变,我们常常会意识到固有状态带来的压抑感。虽然压抑却很无奈:当肩上有了很大生活压力的时候,你就不是单纯地一个人了。你想要再次起锚,而你身上早已牵绊几重了。如何能放弃、敢放弃、舍得放弃?

  陶渊明是做到了。“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劳役,奚惆怅而独悲?” 陶渊明当初是“彭泽令”。他的那个身份,好歹算是国家公务员,但是他在传统道德理想消失殆尽之际,“不为五斗米折腰”,即不愿为了小小县令的五斗薪俸,就低声下气去向那些家伙(县里派的督邮)献殷勤,做了八十五天,就辞官回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换了我们,怎么舍得到手的金饭碗?看看现在,考公务员都挤破了头。

  陶渊明是走得很潇洒的,当他觉得营营役役、窝窝囊囊的生活束缚了自己的灵魂,精神家园都要彻底荒芜了,一甩手,走人了,但也只能说是走得很潇洒。他在归隐田园之后,同样要面临吃饭问题。因缺乏种植经验,导致“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收成不好,最终竟“饥来遣我去,不知竟何之”。以至于同样善做田园诗且受他影响极深的王维,忍不住出语批评他的“冒失”:尝一见督邮,安食公田数顷,一惭之不忍,而终身惭乎!此亦忘大守小,不恤其后之累也。

  也就是说,陶渊明啊,您折腰见一下督邮,就可以继续享受公务员待遇,不能忍耐一时的难堪,就要忍耐一辈子的难堪,像这样不知轻重,以后有好果子吃了吧?这话没错,后来,陶渊明穷到去乞食,从人家手里接过吃食感恩戴德的感觉,能比在督邮面前低一低头好过吗?其实,陶渊明的愤怒不是冲着那个督邮,而是冲着营营役役、窝窝囊囊的生活状态,他忍它已很久了,这次,他一甩手,真的不干了。

  如今,像陶渊明那样的“猛人”应该是少之又少了,他那“彭泽令”的身份虽然不是特别值钱,但到底是国家公务员。普通人再怒,也会自问一句:辞职之后怎么办?一问就泄了气,知道那答案没法乐观。其实,王维的思路跟我们挺像的,虽然对手中的工作多有怨言,抱怨着抱怨着还是做下去了。重新开始何尝容易?工作都是差不多的,关键在于人的心态。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的欲望已成倍膨胀。不过,像陶渊明那样我们是学不来的。所以我们抱怨着,愤恨着,不甘心着,但大家不妨多去乡间走走,做快慰状,做流连状,再果断地发动引擎,回到熟悉的生活中来。想想也是,我们只是生命的房客,再怎么抱怨还是过完了一生。用张爱玲的比喻来说,就是:“好像在长凳上睡觉,抱怨着抱怨着,还是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