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我们该不该有文学悲观论?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杜浩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3

  文学不能是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它必须是熟悉人生和世界,告诉我们读者人生和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表现人的性格和境遇的生活的真实“原型”,而且,更具深刻、强烈和普遍性的效果,更有人类的共同性和终极性价值。


  看到11月15日凤凰网文化频道转载的“鸡汤文学占据半壁江山,‘纯文学’已经无人问津了吗?”文化报道:近年来,在综艺、网剧、游戏等娱乐产品的冲击之下,传统的图书出版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如今国民在阅读选择上日益趋向功利化、鸡汤化、碎片化,真正有价值的文学类图书正在渐渐失去市场。


  打开抖音,与阅读有关的内容几乎全是“5本书让你的城府深不可测”、“如果你一个月还挣不到30000元,就该好好读这几本书”、“你和世界首富只有6本书的距离”之类,在淘宝上热卖的也大多是这种教人该如何处世、如何挣钱的成功学励志书籍,在由亚马逊中国、京东、当当、博库等图书平台发布的2017年图书销售榜单中,此类“鸡汤文学”同样占据了半壁江山。


  与此相比,文学经典明显成了弱势群体。目前,国内许多纯文学书籍的首印数连1万册都不到,唯有少数像莫言、王安忆、贾平凹等成名作家,才可能享受到新作首印数超10万册的待遇。


  这些文化报道,提出的关于当下读者与文学、文学阅读内容、文学发展趋势的问题,似乎是文学老话题,但常提常新仍需我们思考。


  的确,留意一下读者对文学阅读的反应,如今的文学作品的阅读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即便是一些享有大名的作家,其作品的印数也呈下降的趋势。 这对当代作家、文学恐怕都构成了挑战。在这个时代,读者要读完一本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真得下很大决心才能办到。文学作品的境遇由此推而可知。


  文学作品的阅读现状是这样。出版家们更敏感于作品的销量问题。虽然,当前文学出版不容乐观,文学尤其是纯文学的读者不断减少,但更多的人看书,多半还是烹调、求职一类的图书。在纯粹的文学作品里,人们也只喜欢那些轻松的、消遣的、休闲式的作品。至于那些对读者的阅读有一定挑战性、思想性较强的文学作品,则几乎是出版的灾难。文学阅读、文学阅读人口的减少,让一些文学出版人,甚至感到了孤独、失望、悲哀……


  不能否认,现在社会上各类人群对文学已再难有那份珍贵的热情。一些读者在文化样式极大丰富的背景下,已开始疏离文学,在习惯于解构一切、娱乐一切的文化环境里,甚至开始厌恶讨论文学意义。而作家当中,不少人失去了文学担当的精神,有的跳进市场潮流时尚文化消费趋势中随波逐流,有的则说只为了自己的内心而写作,不用管读者怎么想。


  一边是文学写作不用考虑读者,另一边是读者不来阅读文学作品,文学似乎正是处在这样一个尴尬境遇之中。今天,读者大多喜欢那些简单实用、碎片化、鸡汤式的东西,文学似乎正在失去人性的叩问、心灵的自省、思考的苦痛、意义的承担这些精神价值。这是文学本身的原因,还是作家的原因,抑或读者的原因?


  说到读者与文学、文学阅读的这种现状,不禁使笔者想到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近日,有一条文化新闻说,时隔37年,村上春树在日本国内举行记者会,他宣布将向其母校早稻田大学捐赠出他的草稿、藏书、著作以及2万张唱片藏品等资料。早稻田大学正讨论设立国际性研究中心“村上图书馆”,将其打造为“能吸引全世界村上粉丝以及想更深入学习日本文学和日本文化的研究人员必去的场所”。


  在日本的大学里,以活在现世的作家命名的研究班并不多见,但其中为数最多的是村上春树,很多大学都有关于他的文学研究班。还有的杂志提出了村上春树大学的概念。村上春树的作品在国际上热度不减,在日本国内也是一直极受欢迎,作品常年位列畅销榜单。甚至有人说,要了解现代日本文化,必须要读村上春树。


  记得村上春树说过,他之写作,就是让个人的灵魂的尊严凸显出来,将光线投在上面,经常投以光线,敲响警钟,以免人的灵魂的贬损……可见,时代感、现实感、生命感、人的尊严感,这些人的终极精神问题,才是触动读者的心灵和生命所在,才是文学写作赢得读者的关键因素。


  我们的文学该如何打动时下的有效文学阅读人口?笔者认为,文学不能是自我欣赏、自我陶醉的,它必须是熟悉人生和世界,告诉我们读者人生和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表现人的性格和境遇的生活的真实“原型”,而且,更具深刻、强烈和普遍性的效果,更有人类的共同性和终极性价值。这样,文学和作家才能找到他的知音,真正的文学才能回到读者的阅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