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再无“下回分解”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李梓希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3

  单田芳大师带走的,是他的时代,他独特的嗓音,那他珍藏了一辈子的说书技艺,是否也会被一并带走?


  因为时代的迅速发展,作为一个零零后,对爷爷奶奶一辈爱看的戏曲类节目,我几乎是望而却步。但年纪渐长,在对传统文化有了一些了解之后,闻得说书大师单田芳去世的消息,心里也有些难以言喻的难过与唏嘘。


  对于单田芳大师其实我并不了解。他的声音是唯一能悄悄荡起我记忆波澜的涟漪。那是似曾相识的,亲切的,抑扬顿挫的,曾透过屏幕环绕在我耳畔,引得年幼的女孩驻足片刻细听,然后转身继续捣鼓玩具。这些深深埋在深处、由耳朵替我记住的回忆,在他逝去之后,忽然清晰至极。


  单田芳大师在年逾八十后曾为一段五分钟的说书做多次练习,最后却不了了之。他苦笑着说不服老不行了,看似释怀,但他眼中分明有无奈和不舍。大师功成名就,却仍然精益求精,为了振兴说书技艺,让新时代的人们重新去了解,去感受,他为此创办了说书培训课,热烈欢迎和接纳每一位对说书感兴趣的人。哪怕身体不适,大师也坚持一周一次亲临指导,对此他表示:就这样看着说书被人们所遗忘,他真的于心不忍。


  那是老人家怀揣了一生的宝藏、他不忘的初心、旁人可望不可及的成就。当老人迟暮,他愿意倾囊相授,所愿不过是说书技艺某日不要随着他的离开而一同逝去。


  的确,说书这个技艺正在逐渐走向消亡。网络发达的今天,许多类似于说书这样的中国传统技艺越来越被忽视。单田芳大师竭尽所能,只想让说书被传承,而不是随着他的衰老一并蒙上灰尘。


  可仅凭他一人之力是无法扭转形势的,大师最终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无论是年轻的或是年老的人,都在怀念他,感慨他。可时过境迁,又有谁会记得,会去传承离我们越来越远的说书技艺呢?


  再无“下回分解”了。单田芳大师带走的,是他的时代,他独特的嗓音,那他珍藏了一辈子的说书技艺,是否也会被一并带走?


  那些跟不上科技迅速向前而飘零的落花,在我们这些后辈的心里撒下纷纷扬扬的惆怅。


  在信息技术日渐发达、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今天,成年人忙于工作和家庭,学生们日日沉浸在题海里。闲暇时,人们往往乐于听一曲钢琴,或是跟着动感十足的音乐舞动摇摆,要不便是微信微博来回刷刷,很多人连静下心来看书的时间和兴趣都没有,哪里还谈得上听说书呢。


  但或许我们应该去尝试,尝试了解,尝试去品味那些属于我们国家的传统,那些古韵古香的事物,将自己置身于曾经的某条街角一小会,仔细听听街边的说书人所讲的故事,从他们澎湃的话语中感受过去独有的街头特色,感受中华文化的魅力。


  当代的学生更应该了解一些中国的传统技艺,让它们有机会被传承,被记住。让那些落花重新回到枝叶之上。如此这般,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还会再次听到一句“下回分解”,由一个年轻的、抑扬顿挫的声音,将它化作一朵河中央的莲花,将传统古老的香气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