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在后院,建一所空房子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何月娥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6

一只蜗牛,在一面墙壁上攀爬着。面对空寂,夜垂下的,除了雨,还是雨,我听不到往时夜猫的叫声……蜗牛一直在往上,往上,直到那对触角被我发现……

雨已经减弱了一些,四周弥漫着潮湿,路面的积水倒映出稀稀拉拉的光影。车子亮着的大灯就像一个无病呻吟的符号,提不起一点精神来。我从来没有像这两天那样讨厌过下雨。我的呼吸随着雨声减弱而平静,只是时不时被裤腿嗖嗖地凉刺激着,下午被淋湿的地方还是湿的,包括臀部以下。瞬间又让我回想起下午与暴雨赛跑的那一幕,显然内心的寒气还未一一驱散。

蜗牛爬在车房门外的马赛克上,一对触角显山露水,它脖子伸得很长,蜷缩的身体在体外硬朗起来,又柔软玲珑,这绝不亚于我眼中出尘的女子。我不禁像打量一件艺术品一样打量着它。在黑夜,它一再摘走我的目光和心里的寒气。我像儿时一样忍不住摸了摸它的触角,看它像一株含羞草般收起来再张开,它在感受着我没有敌意的问好。我喜欢这种简单的快乐,纯粹,自然,没有围墙的,傻乎乎的乐。

人是复杂的事物,它不像一只蜗牛,可以把一生都收藏在一个躯壳里,甚至可以老死成一座房子的空洞。人不能,人既想逃离自己,又不得不包裹自己……

下班前,我耐心地听完一段倾诉。他用自己的职业敏感阐述了一个推理,索证的过程。最后以纠结,怀疑结束。把自己代入焦虑,深挖之中,他砌了一面墙,是刚砌的,水泥的缝隙如他脸上的皱痕般凹凸不平,内心又何止表面看到的那样?说完后,他的表情始终没有放松过。也许诉说只是加深了他内心的沉重,当然这其中有主观的,也有客观的。

如果能在后院,建一所属于自己的空房子那该有多好,但一定要比蜗牛的居室大,比前院的小,那样我们才不至于让自己过于狭隘或过度空虚而放大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