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走在陌生的城市街头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孙虹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6

手机地图上显示距离目的地1300米,预计步行时间18分钟。

此刻,室外气温高达35摄氏度,正午时分,烈日正当空,微信订阅的新闻里,今天有一个显赫的标题:“高温天气,开启‘烤熟’模式”。我确实感觉到我像是一根被放在高温烤箱里的红薯,不由自主。

在我平时生活的那座小城市里,我早已习惯了出门上车,而在这座短期逗留的陌生的大城市,我只能跟随大队伍一起走。同行的人快步向前,我的室友焦急地催促我,“快走吧,要迟到了。”她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

我戴上我的墨镜,打开我的伞,这样,我就可以给自己“物理隔离”了。我确实是为了“隔离”而来的,离开了熟悉的地方,离开了熟悉的人,和一群陌生人在一起呆了几天。奇怪了,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日常的身份,他们不知道我的年龄、我的职业、我的婚姻状况,甚至我的真实姓名——我们都有各自“化名”,比如网名、笔名、小名……我的室友,她应该比其他人略知一点,因为我们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所以每天她比其他人更靠近我的身体。我记得,这次出门之前,他叮嘱过我,要低调。他是我最信任的人。

我相信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没有人会认出我来的。我不用再穿那束缚身体的职业装与高跟鞋,我爱穿什么都随心所欲,宽松的大T恤,我还可以尝试BF风。我可以甩掉那个讨厌的名片盒了,我终于不需要在遇到那些不懂得顺着字的方向递名片的不讲礼仪的人而压抑内心的不悦了。我不用再为赶时间化妆出门而烦恼,我不用为画眼影时手发抖而懊恼。18岁之后,很少有人看到我素着的一张脸,除了他,他说我的素颜最美。这群陌生人,他们很幸运,看到了我最美的一面。可我不想他们看见我的眼睛,我透过这茶色的镜片去打量这些陌生人,他们看不到我的眼睛,而我却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他们。

“黄帽子”已经把我抛开了两个身位,她猛然回头,带着歉意地对我说:“不好意思,我习惯了这样的步伐。”可是她的步子并没有随之而放慢,我甚至感觉到她的频率在加快,好像百米赛跑时在提速。而我竟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没关系。”她说,她在企业工作久了,被老板催促惯了,已经习惯了这种快步走。看来那个老板对她的影响已经深入骨髓。而此时,我却分明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在说话:“走你自己的路吧,别管其他人。”它从我的胸腔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分明是喜欢这个声音的,它经常跟我说话,它是那个长在我心里的朋友,它总是能召唤我随它而行。

我似乎获得了匀速向前运动的动力,我只觉得“黄帽子”越走越快,很快就消失在这些步履匆匆的人潮里,变成了一个小黄点,我有一点窃喜,我居然没有被她打乱我的步伐与节奏,要知道,平日里,我是那么地不敢落于人后,我会跑步追上她的。但是,现在我对追上她没有兴趣,我连抬头看她的兴致都没有,我继续投入地进行匀速向前运动,我喜欢这种感觉,随心而行。我看到了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风景,绿色的树叶、红色的拖鞋、黑色的耐克球鞋、黄色的裤子、一片式的高跟凉鞋——今年的最流行款,淡蓝色的系带皮鞋——出发前我才给他买了一双皮鞋,也是烟灰蓝色的,他从前没有这个颜色的鞋,灰中带点蓝,个性而不张扬。那双鞋穿在他身上肯定比我前面这个人穿得好看,虽然我没看这双鞋的主人长啥样,但我知道那个人肯定没有他好看,从这双鞋就可以断定,他邋遢,他干净。地上的红砖坑坑洼洼,路边的小黄车歪歪扭扭躺了一地,路一直向前延伸,还没看到终点。

豆大的汗珠子渗出我的额头,这个时候要是能跃入水里自由舒展地畅游最惬意不过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池碧水,我成了一条鱼,我最喜欢游泳了,在所有的运动里,我唯独喜欢游泳。我游的是蛙游,那是我最擅长的泳姿。我很小就开始学游泳,可是换了几个教练都没学会换气,直到我参加了一个封闭训练营,遇上一名军体院教练。他是一名退役运动员,我跟他只学了6天,我就学会换气了,因为他骗了我。

他让我在岸上无数次地练习蹬腿姿势,贴着浅水区的池边练习吸气、呼气。终于有一天,他觉得我可以尝试用蛙游的泳姿配合换气一起游了。我胆怯,但是他跟我说,“放心,我会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我看见,他跟在我身边只有一臂远的地方游。出于对他的信任,我尝试入水,缓慢地在水中滑翔、吐气,抬头吸气,再入水。但是,当我看到池底进入深水区的红线出现的时候,恐慌还是不由自主地漫上了我的心头,我的节奏被打乱了,我的姿势开始不协调,手脚开始乱划,我憋着的一股气有点喘不过来了,呼噜噜的一串水泡吐出来,我的身子在往下沉,我不知道我应该吸气还是呼气了,我开始伸手拼命地向身边抓,我希望抓住我的教练,我相信他会救我的!

可是,我没有抓到他,我在水中也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我用力地把自己向上蹬,我努力地让我的嘴露出水面,大声地呼喊:“教练,救命!”“继续游,你可以的!”一个遥远的声音传来,他不在我的身边,凭着这一声,我判断他离我很远,也许他还在岸边呢,我彻底地失望了,我知道我上当了!泪水哗哗地涌出来,与泳池里带着浓烈的漂白粉味的池水一起灌入我的嘴里,我的心里,我的腹腔里……我知道我没有任何选择,没有人能够拯救我,我不指望那个可恶的出尔反尔的教练,那个骗子!我只能自己救自己。绝望过后,身体里反而激起了最大的求生欲望,我放弃了所有的幻想,脑子里反而变得清醒了,拼命挣扎之后,我知道我已经越过了我最恐惧的三米线,我又恢复了滑翔的姿势,我感觉身体在上升,我调整了呼吸,身体慢慢地协调起来,我忘记了我是怎么噙着泪花一步一步游向对岸的。当我触壁靠岸的时候,我使劲地把吸进去的水吐出来。此时,我的耳边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笑嘻嘻地说:“这不游得挺好的嘛!”我狠狠地瞪着他,“你是一个坏人,坏教练!”“你应该谢谢我,你看,这不就学会了呗。”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一池水,是啊,这还是我第一次从浅水区穿过深水区游过全池呢,修整过后,我又跳入水里再尝试了一下,我居然就学会了换气了,我可以游50米、100米、200米……从此以后,在水里我也如履平地一般自由,我不再发怵。只是,我记住了一个窍门,按照自己的节奏游,不要被周围的人打乱。我去参加游泳比赛,当我按照自己心中的节奏游的时候,我拿了冠军;当我左顾右盼隔壁泳道的人一提速,我就着急,节奏一乱,我的冠军就飞了。我也记住了一个教训,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说的话,关键时刻,不能指望别人,练好本事,自己拯救自己。

“喂,快点!”这是教练的声音?不是!这是它的声音?不是!哦,是“黄帽子”的声音,她已经站到马路对面了,她挥着手在招呼我,我们之间隔着一道整齐的斑马线,还有络绎不绝的人潮。我不知不觉间已经站到了车水马龙的马路边上,我看到了她头顶上的绿灯显示,还有14秒。突然,我感觉到我的手机在震动,手机一直揣在我的兜里,我忘记了他们看不见我,但是他们可以随时联系上我,因为我有手机!我猜是有人在催促我了。这是最后一个路口了,冲过去我就到达彼岸了。绿灯依然在一秒一秒地闪烁,它让我想起了电影里的炸弹,在爆炸前,它也是这样跳动的。

我看到了白色的面包车张大了嘴,随时准备吞没白色的斑马线,“9、8、7、6……”——猝不及防地,我的脚不属于我自己了,我冲出去了,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突然我感觉到那个潜伏在我身体里的和我说话的人也冲出去了。“1”——最后一秒,我的脚稳稳地落在了“黄帽子”的身边,她终究是等我一起的,因为她不想孤零零地被人潮吞没。可是那个和我一起飞出去的人却不见了,因为我的心里空落落的,我一阵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