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章正文

如歌诗语倾诉生命感悟

——评中山诗人步缘诗集《咖啡染红天空》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林锦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6

中国诗歌的发展脉络基本可以这样排序:《诗经》《楚辞》、汉赋、汉乐府诗、魏晋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元曲、明清诗歌、新诗。而处于新诗百年的时间点,新诗最大的成就是创造了一种新的语言和新的艺术形式,从而开辟了与世界各地的文学艺术深入交流的途径。

也许可以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新诗最兴盛繁荣的时期,当时涌现了许多杰出的诗人和诗作。那个时代虽已过去,但优秀的诗歌仍留存在中华大地上,仍影响着诸如步缘这样的青年诗人。记得多年前我为步缘写的评论《似淡却浓的情诗》提及:步缘写诗,一般以让诗意自然流露、诗句不刻意雕琢取胜。

历来评论者对诗的功能有诸多论述,有的说是抒发情志,有的说是反映时代。个人认为,无论新诗怎么发展,总是围绕着“生命”和“语言”这两个关键词展开的。“语言有音乐性,也有绘画性,是构成诗的决定性因素”(李敏勇,2016)。诗的生命,依赖的是思考,思考的意义关联诗人对人与家国的意义书写。现从“语言”与“生命”的角度,谈谈步缘的诗歌创作。

步缘诗集《咖啡染红天空》分六辑,共120首诗。诗集里有这么两行诗句:“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需要画笔去描绘/只是墨汁和笔锋,决定了太多路向。”(《再生》)步缘是不是告诉我们,他重视诗语言的绘画性?步缘的许多诗,描绘了日夜星辰和天空、大地、海洋,以及存在里头的有生命与没有生命的景和物。不过,他的描绘,不是静态的速写,而是通过动态的描绘,讴歌生命和生活。这种充盈着独特表现手法的诗行,在诗集里自由穿梭散步,随处可见。如“海水里,隐藏着太多喜悦和烦恼/大海总是微笑着面对沙滩和山岭/我往回走,海的声音/随风飘扬”(《午后观海》)既写景,又赋予大海勇敢愉悦地对待生活,发出有声的微笑。

步缘对于诗歌语言的提炼,应是下了功夫。他的诗,一路来具有语言简洁、节奏鲜活、自然清新的特点。近期的诗,他积极汲取东西方诗艺中常见的技巧,意象、象征、通感、隐喻、变形、超现实主义等表现手法的使用,增加了诗的暗示性和多义性,使得诗更富跳跃性和弹性。在语言表达上,步缘取得的这些进步,体现他对诗歌表达的执着。

诗行“风是跳跃的旋律/山路是天空和大地的绳索”(《父亲的深爱》)把山路比喻为绳索,一条又窄又长的山路,从山脚蜿蜒到天上。他歌颂父亲的爱布满大地,布满山路,伸展到天空。试把诗句改为“诗是跳跃的旋律/诗是天空和大地的绳索”,用来形容步缘诗的语言恰当不过,“绘画性”强,又富有“音乐性”。

在《再生》里,诗人写道:“试图寻找另一个自我/改变自己的很多计划/像水一样再清醒都要产生一种错觉/到一些荒山,遇到越来越多的杂草和枯枝/灵魂交换,便发现另一种生命。”前面提到,诗是从“生命”和“语言”这两个关键词展开的。仅从步缘这几行诗来看,他通过诗的形式表达了自己对人生的看法,对生命的探索。“像水一样再清醒都要产生一种错觉”,应是他近十年来对生命的深刻体会。这十年,他从总裁助理、媒体编辑、记者到高校行政人员,再到高校教师,在这漫长而短暂的期间,他对人生的体悟非常深刻。

诗歌也是生命的学问。步缘诗集《咖啡染红天空》中,诗人将具有人道主义精神和忧患意识的“自我”引入诗中,通过展示自我心灵而折射时代。这本诗集中,辑三“它们飞得很低”录入二十首“哲理代表作”,可总结出他深刻的人生哲理:低调做人、低调生活。诸如《飘落在电线上的鸟儿》《零点的环卫工人》《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见你》《在公共汽车上看到一群老人》等作品,对于人生哲理的把控,可谓一针见血。在诗歌探索中,很多诗人将生命的感悟融入诗歌意象之中,从而营造出一种令人眼前一亮的意境。我相信,步缘已熟练地做到这一点。

细读步缘诗集《咖啡染红天空》,颇值得回味。在这些清新的作品里,我看到步缘成长的足迹:一个青年诗人行走的志向。当今经济全球化,无聊、恐惧、空虚包围着人们。一切都变得那么商业化,很多热爱文字的青年,早就放弃文学去追求物质和金钱。但步缘不论多忙碌,仍然坚持文学创作,其不时发表的作品,令人喜悦,令人看到新时期文学青年的崭新面貌。

在步缘的笔下,汉字如此鲜活。我相信,只要汉字还在,华文还在,诗歌永远不会边缘化。我还相信,生活的每个角落,都会有诗的意境,诗意的希望。我期待着诗人们首先要抵制各种诱惑,让自己进入诗的世界,牢记诗人的责任,开拓社会与人生的高度、广度、深度,推动诗歌向前发展。

我曾在十年前和作家朋友拜访珠海、中山、香港的朋友。步缘当时还是个接近三十岁的小伙,他像一首诗那样清新、敏捷,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多年来,他未曾停止写诗,也从未离开过珠海、中山这些城市。曾听步缘说,他出生于粤西地区,工作、写诗、结婚都在珠海、中山进行。珠海、中山的“双城生活”似乎是一部私人电影,被隐藏在他的记忆深处。他不仅写诗,还写小说、散文、评论,这些作品都与生命、城市、农村有关。这些文字里,总有他新的感悟及新的生活细节。

诗人李敏勇说:从吟唱的诗、描绘的诗,进而思考的诗,脉络的演变成为近代诗到现代诗的形迹。但也因为每一个诗人的不同风格,或轻重选择,而并行存在。(《诗的世界》,台北:圆神出版社,2016)我凭内心的直觉,认为步缘会继续在诗歌的山路上迈步前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再抵达新的高峰。我也深信,步缘的诗就像有声有色有生命的浪花,会和南海的海浪并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