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港口八村的早餐

责任编辑:林观夏 作者:王惠来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1-26

“靓仔,要食排骨饭,还是云吞面?今早的猪杂粥正新鮮,包租公刚拿货返来……”

掌勺的大姐太可爱了,她是本地人,嘴巴极甜,一口纯正的中山港口水乡人白话,听上去软软的,像微风在阳光下缓缓拂过。我都四十好几了,来这里她还叫我“靓仔”。当然,我也喜欢她这样称呼,让我一下子感觉自己似乎还年少,心里美滋滋的。

然而,几分钟后我就有点小情绪了。你看,刚进来的一位年约六十的老大叔,脸上满是岁月的沧桑,门牙都缺了几颗,可掌勺大姐也是热情地叫他“靓仔”更郁闷的是,又进来一个体态臃肿、皱纹深深的人,屁颠颠拿着排骨饭,蹭到我这张桌搭坐的老大姐,也是她口里的“靓姐”。

哎!看来是我想多了,“靓仔”这个美誉,并不是我独享的,陆陆续续进来吃早餐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部都是掌勺大姐口中的俊男靓女。

是的,每一个踏进这间早餐店的人似乎都变年轻了。而且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很自然而然地享受这掌勺大姐给予的潮流词儿。是他们一夜之间返老还童了?还是这家早餐店给每个人注入了新鲜的氧分子呢?

进店的每个人都点了各自喜好的食物,三三两两散坐到餐桌椅上,满足地吃着各汤面、排骨饭或者是猪杂粥。大大小小的碗沿上香气弥漫,氤氲在这间早餐店,飘过对面街口。

这间再朴实不过的早餐店,就坐落在港口镇八村的大榕树旁,它用木板搭建在池塘上,底下用数十根大方木撑着,第一次到这里吃早餐,我都为搭建这间小店的主人暗暗称赞,他真可谓是脑洞大开啊!池塘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福寿鱼在自由欢快地游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也没能把鱼儿们吓跑,它们常常张着嘴吐着泡泡游出水面,像是故意摆出pose给那些来吃早餐的人拍照呢。

我正吃得欢快,坐在我旁边的胖胖“靓姐”,突然停下了筷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大声对邻桌那个缺门牙的大叔叫了起来:“崩牙忠,今晚去我屋里食饭,我牛一!”港口本地人说话别有一番味道,爽朗而不粗俗,语意简洁而不失趣味,他(她)们喜欢把“过生日”说成“牛一”,让人忍俊不禁。崩牙大叔笑容满面,隔着桌子客套地回话:“不打扰啦,有心、有心……”“猪肉荣也过来,泵船老陈和丽姐都在,不收礼,多个人多双筷子,记得喔……”胖大姐用不容拒绝的语气继续说着,她热情地样子倒显得崩牙大叔像个害羞的小伙,只有不好意思地笑着,惹得店里的其他食客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早餐店里边的小桌子,坐着一对父子在吃云吞面。父亲已经吃完,小男孩看起来才六七岁,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他吃得漫不经心。于是父亲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肉要往儿子嘴里塞,一边唠叨了句:“死仔包,还不快滴食(快点吃)返学就迟到啦!”小男孩倔强地把头扭向一旁不愿意吃。父亲啧啧几声又说了句:“等我老了你有这分孝心喂我就阿弥陀佛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严厉又慈爱的父亲,调皮又可爱的孩子,给这个早晨又增添了温情。

坐在门口桌上的老大爷很有意思,他居然就着一碗云吞面,独自一个人慢慢喝完了一瓶红米酒,这地方的人早上喝烧酒,我诧异。

我随口问坐在旁边吃排骨饭的胖大姐,“您怎么会一大清早就吃米饭的?”胖大姐听了先是一愣,好像我问得有点莫名其妙。她笑着反问:“靓仔,你肯定不是中山人,起码不是港口的。”我点头应了声。胖大姐点点头回答:“我们这地方早些年日子过得艰难,外出开工一去就是一整天,只有早上吃米饭,才能撑得住饥饿。以前很穷,能放点油拌饭就很不错了,现在生活好了,吃上排骨饭了……”胖大姐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嘟嘟嘟响了几声,她快快扒完饭急冲冲就走出了早餐店。

港口八村的早餐,有6元一份的新鮮排骨饭,6元一份的云吞面,6元一份的猪杂粥……真的是物美价廉。

掌勺大姐说每份早餐都是6元,因为广东人讲究六六大顺,希望清早在这里吃早餐的人都顺利,陆陆有财,陆陆好运!吃个早餐的时间才短短的十多分钟,可是,在这里你不但能吃到美味的食物,能充实空虚的胃,而且能感受到平凡之人最朴素的生活气息,自然在这里,勤劳在这里,最平淡真实的滋味也在这里。

亲爱的朋友,明天起有约一起早餐的吗?我在港口八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