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在琅勃来邦街头见证老挝古老民俗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荷梦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05

当一种仪式,演变成千年不变的习俗,那,就成了一种文化。

  之前,对佛教的认识,只限于它引领人们向善,能把生活中不经意从树上掉下的鸟粪,从雨天里积攒的泥淖,从秋日里感受到的寒气,统统释放,净空内心。活出有味、蕴藉的人生。如此而已。

  也听过“布施”一词。而我更熟悉“化缘”一词。一个或一群和尚,拿着出家人的钵儿,穿上袈裟,下山到民间,化得生存的物质。如今,中国的和尚,在香火很盛的庙里,已得到很多香油钱,几乎不用下山去化缘了。

  但到老挝的第三天,就听说在琅勃拉邦,这个拥有千年佛教历史之圣地,有非常传统的向僧人布施的活动。

  凌晨四点,即被闹钟闹醒。醒来整个人顿觉有点异样。似乎已融入老挝古老的习俗中。佛,在老挝人心中,是一种普遍的信仰。老挝人待人平和,友善。甫到此国度,迎面盈盈微笑,如被融化在春风里。走进村寨参观,目睹其生活虽尚贫困、艰苦,但脸上却那么满足、怡然,你能感受到,老挝人,佛孕于心。

  那一场令我一生难忘,氛围肃穆的活动,终于被我遇上了。随着阵阵脚步声的逼近,更加深了心灵的震撼感。

  出行前一晚,东北姑娘,老挝游地陪,即以一副见惯异国风情的口吻对我们说:“明早,五点半出发,参与琅勃拉邦布施活动,过时不候。”没有一点煽情的成分,于我,却充满热切期待。

  车子到了一条指定的马路,一条长绳把过往车辆拦住。大路中央,每隔几步,即有一卖新鲜糯米饭的档口。我掏出两万基普,买了一笼糯米饭,即融入路旁的布施队伍。所有人鸦雀无声。当导游说了句:“准备好!僧人来了!”我低着的头猛一抬,一列望不到尽头的僧人队伍快速而来,像一幅会移动的风景,脑海全是庄重与虔诚之感。

  布施礼仪相当讲究,施者要赤脚,肩围飘零,用右手舀饭,饭勺不能触到僧人饭篮。僧人一律穿着橙红色大袍,神态庄严。年龄参差不齐。从六七十岁到六七岁不等,小的僧人一副睡眼惺忪模样。僧人每人挎一大竹篮,篮儿上窄下宽,像个坛子,有盖。当施者布施完,僧人立马合盖。队伍走得极快,僧人很自尊,施主给就得迅速,不给不牵强,自若而过。我的饭舀得飞快,一人一勺,篮儿空了。僧人的队伍却排成长龙。我想体验更深,再买一笼,又很快分完。想拍照,但无奈正对着僧人,拍照不礼貌,遂罢。

  布施结束,僧人渐行渐远。我还沉浸在分饭时的满足与神圣感之中。待醒悟过来,我猛追其背影而去。转到另一街,一幕情景让我惊呆了:很多僧人都打开自己满满的篮儿,舀一勺饭给路边的贫民。那些贫民大多很瘦的几岁小孩,也有老人。脸露菜色。但不是乞丐。他们只要在布施日能早起,即能化得米饭。他们装饭的袋颇为夸张,有的直接用我们平日装米的大麻袋。待僧人都离去时,贫民的袋子沉沉的,米饭吃几天都可。一钵儿,一袈裟,凝聚的哪里只是风俗,此中有比风俗更厚重的东西,那就是爱,就是意念,就是传统。是老挝古老的佛文化。

  在老挝,僧人,至今保持着佛教里一些古老的习俗,如寺庙不生火,僧人过午不食等。而布施活动不只是仪式,更是一种熏陶;不只是一种物质的施舍,更是一种精神的塑造。我首次目睹,总感觉神秘而圣洁。但遗憾活动很快结束了。一种文化传承了千年。内里的东西会演变成什么?会是善!是美!是真!是风气!是信仰!

  老挝人的信仰,从孩子开始熏陶。一曾到过中国昆明留学四年的导游,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告诉我们,老挝的孩子,六七岁送去佛庙修佛,学做人的道理,一年后或更长时间,甚至一生,才回来。在孩子修禅期间,母亲不可以摸其头,此孩子暂时是佛庙的,不属于母亲。

  走在老挝街头,能感受到在佛的国度里,灵光的闪耀。街头抱着婴儿喂奶的妇女,在树下推销的小贩,当地的村民,就像你的乡亲。你不用担心被骗,不用担心行李不见。我们住的别墅,只有外面一扇门挂着钥匙。这是老挝的风俗。

  佛,渗透在细节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