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文章正文

遗忘的角落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何中建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8-12-13

  漂泊于异乡的我常怀念家乡的一些人、一些事和一些物,但生活中也会因忙碌而导致一些人、一些事和一些物在记忆中慢慢消失、离去直至遗忘,不过有些遗忘在某个时刻会被无意中触碰。

  离开家乡已近20年,每当夜幕降临时我会想起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假期里车上一家老少回去看那日常思念的青山绿水,呼吸在城里用钱都买不到的新鲜空气,美美地吃上一顿地道的家乡菜。

  漂泊于异乡的我常怀念家乡的一些人、一些事和一些物,但生活中也会因忙碌而导致一些人、一些事和一些物在记忆中慢慢消失、离去直至遗忘,不过有些遗忘在某个时刻会被无意中触碰。

  偶然间发现一个尘封多年的箱子,躺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给蜘蛛网缠了无数圈,厚厚的灰尘覆盖了整个箱面,用手稍微轻轻一扬就能见到太阳光下尘埃四溅,这些蜘蛛网和尘埃就是岁月蹉跎最好的见证。正当我想要扔掉的时候,妈妈开口了(其实妈妈知道里面装有什么):你不打开看看是什么就准备顺手扔掉?要知道这可是我和你父亲把它当宝贝一样收藏的啦!你如此不珍惜,当初我和你父亲就没必要那么辛苦的去保管啦!

  我一脸茫然地望着母亲,似乎在“乞求”她可以尽快告诉我里面所有的“秘密”。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已记不起何时曾拥有过这皮箱,也想不起里面到底是装了些什么。

  一个不起眼的小皮箱难道是父亲临走前留给我的财富,或者是传家之宝?但我知道一生清贫的父母在那个捉襟见肘的年代,连送我读书的钱都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怎么可能有财富留下来?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女儿在旁边嚷嚷道:爸爸,爸爸,我来打开它好不好?我回过神来笑着说:“宝贝,我们一起打开它吧!”带着猜疑的我慢慢拭去箱面的灰尘,拉开已经老化的只要稍用力就能断裂的拉链,打开箱子的瞬间我不相信所看到的竟是真的。

  我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遗忘多年的信件竟然让父母全给我保留了下来,满满的一箱子里面有家人写给我的;有同学写给我的;有好兄弟写给我的;也有曾经初恋女友写给我的;是亲情、友情、思念、寄托,也是牵挂。不过遗憾的是有些信件在岁月长河的流逝中,已经黏在一起无法拆开,有的已经给虫子蛀蚀,有的因墨迹挥发变得若隐若现,但大部分信件是完整的、清晰的、可阅的。

  我迫不及待地一屁股坐下,拆开信件细细品味:字里行间流露出兄弟之间的嬉戏打闹;同学间的亲密问候;女友的情义缠绵;还有家人的千叮万嘱;每一封信都是一个故事,每一故事仿佛是那么清晰可见,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当一封字迹非常熟悉的信映入我眼帘时我迟疑了好久好久,因为我知道那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这封信的落款是2001年5月份,那时即将大学毕业的我收到父亲的来信:信中父亲告诉我这个月他比平时多赚了50元,说不用我担心他和妈妈的身体,让我安心学习,积极面对即将来临的人生另一抉择——找工作。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口吻、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交代竟成了父亲的绝笔。父亲是我人生前进路上的心灯和坚强的后盾,捧着信的双手不停在颤抖,泪水模糊了视线,打湿了早已发黄的信纸。

  收拾好信件,合上箱子,心回归到原点,似乎一切又恢复到正常,不过在遗忘的角落里,让我找到了熟悉的影子、熟悉的味道,却留下了永恒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