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赏析 > 文章正文

安静的鸟鸣

责任编辑:蔡思颖 作者:邓琴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8-12-13

  八月的一个清晨,被阳光吻醒的孩儿执意要到院子里去。我睡眼惺忪,机械地跟着他在院子里溜达。

  突然,孩子一改平日安静的形象,兴奋地喊叫起来,那根率先觉醒的食指努力地指向前方。我蹲下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两只鸟儿立在电线杆上,亲热地靠在一起。我也学他,伸出食指指着鸟儿说:“上面是妈妈和孩子,下面也是妈妈和孩子。”仿佛听懂了,小孩欢快地笑了起来。

  我再没耐心看鸟了。两只鸟儿却呼朋引伴,招呼了一群伙伴过来,电线杆上立满了密密麻麻的鸟。一瞬间,叽叽喳喳声此起彼伏。那个小人儿仿佛被震住了,我看见他瞪圆了双眼,眼眸里亮晶晶,伸出的食指呆举在半空中,我轻声唤他,他依然目不转睛毫无反应。他竟是呆住了,用一个孩子的虔诚在凝望!我的心倏地一软:显然,一群鸟儿闯入了一个小小孩未知的世界里。我感觉他不再是从颜色形状去认识“鸟”这种事物,他遇见了一种生气,一种灵动,那是图画、文字乃至语言无法比拟的。在这样一个清晨,通过后天学习不断填补生命空白的小人儿第一次遇见了生命最生动的表达。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小小的激动。

  也一下子想起来,每日傍晚这四周的竹林里总是传来嘈杂的叽叽喳喳声,原来竟是百鸟归巢。我再次蹲了下来,和眼睛发亮的小人儿一起默默地望着鸟儿们你啄我我蹭你,听着杂乱却又不失美感的啼叫声。喜欢对着孩子解释这个世界的我原本也是准备了一番絮叨的。此刻,所有的话语都显得多余了。

  傍晚,特意带着孩儿来到最近的一处竹林。赶在百鸟归巢之际,守候在竹林下,听风吹竹林,鸟鸣竹山。那该有好几十种鸟鸣声吧?“叽叽”“啾啾”……悠扬的,急促的,高昂的,低沉的,我们在文章里常看到的“大自然的协奏曲”就这样大气磅礴地真实地呈现在了耳边。这是多么盛大的音乐会!然而神奇的是周遭一切却仿佛失了音,眼前的事物也模糊了,耳边只留下风声、水声和鸟鸣声,这热闹是属于竹林的,而宁静是我的。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时刻,会在不经意间触碰到生命里的柔软。它让我们放下,低头,望向灵魂里的自己。

  那都是些什么鸟呢?我有些好奇。它们是云雀,还是燕子?是斑鸠,还是画眉?有黄鹂,或者百灵鸟?也许都有,也许都不是。鸟儿也是不在乎那些或雅或俗的名字吧?它们只是欢快地叫着,想唱就唱,呈现着最原始的生命状态。生命日常的表达本该如此简单和酣畅淋漓!

  和劳作归来的乡亲说起这竹林里的鸟鸣,人们语气平淡,它们早已是他们生活里的一部分,习惯了在鸟儿飞向天空时起来劳作,在鸟儿回归竹林时拾锄回家。我看到隔壁老嫂子的身影,她端坐在家门口,认真地摘着下午从地里拔回来的花生。回乡的那些日子里,我常常从窗口看到她在地里拔花生的身影。拔花生,摘花生,晒花生,她日复一日重复着她的活计。我看到她因常年劳作而变形的双手,像个小型的耙子,终日在土地上划拉着,划拉出一生的平安、满足和朴素的幸福。我觉得人知足的模样,应该就是这样。

  生活的常态,常态的生活,像老嫂子变形的双手,看上去不美丽,却很有力量;又像是竹林鸟鸣,初听杂乱,再听悠扬,细听美妙而至人心归宁。

  秋风徐起的十月,我早已回到工作的地方,安心地守着简单的日子。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依然爱着天空里飞翔的小鸟。陪他寻鸟的每个日子里,我总是会想起八月大山里那盛大而安静的鸟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