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说鞋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李代高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24

人要走很远的路,会有很多的坎坷在候着你。你有好脚力,又有好鞋做伴,那坎坎坷坷除了被你踏成大道之外,你会失去什么呢!

  一个人一生究竟穿多少双鞋,不得而知。但我想不论你穿多少双,大约有个什么时期穿什么鞋的阶段性吧!我就有阶段性。儿时,皮鞋尚未普及,显得金贵,自然就只能穿布鞋。又因常在乡下,且是湖村,还是未穿鞋的时候多些。几个小伙伴赤脚在晒谷坪上追逐,在绿茵茵的河洲上野,常乐得忘了吃饭,惹得母亲到处唤我乳名。长大了才知道,那是童贞扑进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是不需要穿鞋的呵!

  读小学时,学校举办运动会,我第一次穿上了白色球鞋,因是球鞋,我特爱穿。乃至严冬将至,我仍穿而不舍。看看脚快冻伤,幸好母亲及时给我缝制了一双新棉鞋。那双棉鞋烙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很深,以致终生难忘。开始,我见母亲将许多布片用浆糊粘贴在门板上。便好奇地问,母亲说那叫“壳叶”,是作鞋底的。后来就见母亲将许多层“壳叶”剪成鞋底,在油灯下一针针地缝纳,那针脚是密密的,大针不易穿过厚厚的鞋底,母亲就用顶针抵着拉,挺费力的。数夜功夫,才纳成一双鞋底。母亲又用青色咔叽布做了鞋帮,里面还加了棉花,一双新棉鞋终于制成。第二天,母亲就要我穿着去上学。我好不高兴 ,有意亮脚给同学们看,果然博得同学们惊羡:新棉鞋!

  我心里甜蜜蜜的,得意地说,妈妈给我做的!夜里做作业,穿上新棉鞋,浑身都觉得热乎乎的。那时乡下尚无电热取暖器的踪迹,也无大量的红红炭火供我这般贫寒的农家子弟享受。当然也不可能有“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的诗境。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尽管窗外雪花飘飘,寒风从草屋的缝隙里钻进来拜访我,但有母亲缝制的新棉鞋护着,我一点冷意也没有。母亲说了:“寒从脚下生,脚不冷了,心里也就暖和的。”似乎从那时起,我便懂得感受幸福是靠心情,心理素质好的人,即使艰苦,也会觉得不苦的。

  母亲给我做过许多双鞋,总是做得较大,这使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即喜欢穿宽松的鞋。穿这样的鞋,脚不受束缚,心情也轻松愉快……

  后来我进了城,穿皮鞋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但我脚大,常购不到合脚的鞋。有时见到某鞋,样式怪可人的,但用尽十八般武艺也难上脚。只得悻悻离去。为了购到合脚的鞋,常常到处逛鞋摊。有时购得的鞋外表很好看,可穿不了数日即坏了。不知是鞋的质量太差,还是城里的马路上坎坷太多了。但我自信我的脚,再多的坎坷也能踩在脚下,虽然要踏破许多鞋!有时也受骗,穿上了假鞋,一穿就破或断底,其实它们是不配叫鞋的!穿上假鞋踏在真路上,假鞋总会原形毕露的。如果说荆棘丛生的路易伤鞋,但那却是磨练你脚力的好路。如果说铺满鲜花的路是坦途,那其实是磨破了若干双鞋后才有的佳境。路有时是用眼睛看不见的,只有心才能体味。我很珍惜真鞋,尤其是伴我度过了一段艰辛岁月的鞋,我会珍藏起来。因为那是与我远行的同伴,是记载我足痕的簿册,是生死与共的朋友,哪有抛弃朋友的道理!

  有人说你穿过小鞋吗,硬是要给你小鞋穿你怕吗?我便明确地告诉他:我不怕小鞋,因为我的脚大!脚大而鞋小,鞋便被撑破了,既被撑破,那小鞋就到了它该去的地方去了。君子坦荡荡,何惧小鞋哉!人要走很远的路,会有很多的坎坷在候着你。你有好脚力,又有好鞋做伴,那坎坎坷坷除了被你踏成大道之外,你会失去什么呢!背上行囊,觅一双好鞋,穿上吧,上路,好好走,你向往已久的绚丽风景在向你招手微笑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