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文章正文

粤乐知音何处觅 还看今朝传承人

——访中山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郑胜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记者 黄廉捷 见习生 陈伟祺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24

与中山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山市步步高民乐团团长郑胜的采访约在他的个人工作室“书乐轩”。

  12月7日,当记者走进中山石岐莲兴路上的一座居民楼里,将近来到郑胜相约的地点,但闻一阵清脆、明亮的旋律从门缝边缓缓溢出,在狭窄的楼道里久久回荡。循声觅影,楼道尽头一房门半掩,推开进去,只见年迈的郑胜双目紧闭,手握一把高胡,他左手在琴杆上上下翻飞,右手情绪饱满地拉动着琴弓,声声动人心扉。

  当日,郑胜一边讲述,一边为记者演奏了吕文成先生的《步步高》《平湖秋月》《渔舟唱晚》等多首作品。今年,他参与了“纪念吕文成诞辰120周年音乐会”,目前,他希望有更多年轻人愿意了解广东音乐,成为粤乐大师们的知音。

  一把高胡一支笛 伴他走过半世纪

  郑胜是广东茂名人,中山市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1990年,他创办了香山民乐团,该团后改名为中山市步步高民乐团,乐团成员皆因对广东音乐的热爱而相聚一起。最初全团成员只有十人左右,如今不断壮大。在本月刚刚结束的第六届岭南民俗文化节暨 2018年小榄菊花会“广东音乐专场”上,郑胜带领中山市步步高民乐团为观众送上动听的广东音乐,“可惜,当日天公不作美,我们只演出了前半场的节目。”讲起当天的演出,郑胜有些无奈。他告诉记者,此次他们与来自各地的广东音乐演奏者一起排练,因为大家都有相当的音乐功底,彼此合作十分过瘾。

  而今的郑胜,除了组织步步高民乐团的排练演出,就是在他的“书乐轩”工作室里玩玩书法,一直热爱广东音乐的他也创作了不少音乐作品,事实上,他总在思考着广东音乐的发展方向。

  一把高胡与一支笛子,是郑胜多年的伴侣。那笛子跟他已有50多年的交情,笛身有些裂痕,“这笛子有些年头了,但还能吹。“他拿起它给记者吹了首欢快的曲子,悦耳动听。

  郑胜手上的高胡在外表上与二胡极为相似,又叫“高音二胡”,那是广东地区特有的民间器乐。说起这把高胡,郑胜马上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在他的叙述下,“吕文成”的名字被不断提起。

  推广广东音乐需从娃娃抓起

  ◎记者:纪念粤乐大师吕文成诞辰120周年之际,请您以专业的音乐角度评价吕文成一生的成就。

  ●郑胜:我来中山工作没多久,中山就举办了一次纪念吕文成音乐会,从那次以后,吕文成的名字就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广东音乐的作曲家很多,名家不少,但在这些人中,吕文成无疑是佼佼者,他不仅多产,而且他的作品一直流行至今,为广东音乐树立典范,是公认的“一代宗师”。

  ◎记者:你平时在乐团训练或者演出时选择吕文成的曲目多吗?

  ●郑胜:一定会有吕文成的曲子。譬如《平湖秋月》,这首吕文成的代表作,给人平静、优雅的感觉。我们每次都会选择以一个女子组演奏它,优雅的乐声配上现场的画面,更能显现出这首作品的意境。《步步高》是吕文成作品中流行程度最高的一首,我觉得这首曲子应该是他的后期作品,因为整首作品的曲色混合了大量西洋进行曲的特色,给人一种欢快、活跃感受。《步步高》一般放在演出结尾,将全场气氛推向高潮,而且这首曲子带有寓意,祝福观众事业顺利步步高。

  ◎记者:您为何给乐团取名“步步高民乐团”呢?

  ●郑胜:改名之前乐团的名字叫“香山民乐团”,后来打算在民政局正式登记,本来也打算继续沿用“香山民乐团”的名字,后来发现有雷同,所以就换成了“步步高”,“步步高”的名字就来自于吕文成的名曲《步步高》,刚改的时候叫得还不顺口,现在越叫越顺口,“步步高”民乐团在本地也日渐小有名气。

  ◎记者:乐团运作状况如何,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

  ●郑胜:正式登记之后,乐团首先扩大了成员规模,招纳了一批年轻人,他们很多都毕业于专业音乐院校。不过也有成员因为要回乡发展,离开了乐团;也有的因为怀孕,暂时退出。其次,虽然每周我们都会进行排练,但成员间的时间很难协调,一拨人早上排练,另一拨人晚上排,到合演的时候就会发现不太合拍。此外,广东音乐目前还是太过小众,找场地演出比较困难。

  ◎记者:您有计划在中山培养一批学习高胡的年轻人?

  ●郑胜:我特别想培养一些学生,但是感觉很难招生。现在网络、电视盛行,年轻人的娱乐方式很丰富,相比学习钢琴、小提琴这些热门的西洋乐器,对广东音乐和民间乐器感兴趣的年轻人,少之又少。之前也有过一些年轻人来我们乐团,我当时就想培养他们,但由于他们对广东音乐不太熟悉,兴趣不浓,时间一久就待不住了。不要说年轻人了,一些民乐发烧友久了也坐不住,坚持不下去。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视,从资源、人才等多方面促进广东音乐的发展。

  ◎记者: 您认为应该如何传承广东音乐?

  ●郑胜:首先一定要有人重视,民间也好,政府也好,只有重视了,广东音乐才有机会在大众面前展示,尤其要让年轻人多了解广东音乐。最好能让广东音乐走入校园,让孩子们从小接触它。

  其次,广东音乐传承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缺少传承人,培养出接班人才能守住广东音乐的根。我个人会一直坚持推广广东音乐。我每年都会参与举办纪念吕文成诞辰的音乐会,今年5月我们才在中山举办了一场“纪念吕文成诞辰120周年音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