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文章正文

粤乐接地气 方能“步步高”

——访星海音乐学院高胡教授黄日
责任编辑:叶秋红 作者:见习生 李鑫 记者 余兆宇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8-12-24

在纪念粤乐大师吕文成诞辰120周年之际,星海音乐学院高胡教授黄日进近期撰写了《吕文成和广东音乐》的论文,他对吕文成在广东音乐中发挥的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近日,趁黄日进教授到访中山,记者采访了他。

  ■“高产”的吕文成:作品短小精悍  富有生活意境

  黄日进教授是台山人,但对中山并不陌生。“中山是一座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每一次我来这边演出,观众席几乎都是满座。”对于中山籍粤乐大师吕文成,黄日进更是怀有深厚的情感。“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就听到家乡人经常提及吕文成这个名字,也常常欣赏到吕文成的代表作。”黄日进说,“后来我进了音乐学院,便开始研究广东音乐。”吕文成因此成为他研究的重点之一。

  根据现有数据记载,吕文成创作的音乐作品有近三百首,除了粤乐小曲,还有伴奏舞曲和粤语流行曲。黄日进教授认为,吕文成的创作不仅高产,而且有着自己的鲜明特点。其一,吕文成的作品很人性化,凡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东西都是其乐曲描写的对象,例如花鸟虫鱼、人文景观、民情风俗、悲欢离合等;其二,吕文成的作品短小精悍,一曲一事一物一景;其三,吕文成的作品多以意境来表现音乐主题。所谓意境,是音乐形象与受音乐启发、感染所产生的感情、情绪交融而成的一种境界或情调。

  ■创制高胡:为“广东音乐”度身定做

  黄日进介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广东民间音乐在中国非常活跃,尤其是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台山、开平等地,但当时尚没有“广东音乐”这个称谓。在那个年代,吕文成起初用的是二胡,但二胡音域狭窄、声音沉闷,不适合表现广东民间音乐,这令吕文成非常苦恼,他殚精竭虑、想方设法,试图加以改革。后来,吕文成受小提琴音色的启发,将二胡的丝弦换成金属弦,把木质琴马改为竹质琴马,提高了定弦,以适应广东音乐旋律上行下行音区高、低音的平衡。最重要的是,吕文成还改变了持琴法,将琴筒位置由原先平放在大腿上改为夹在两腿之间演奏,其位置、深浅、力源力度都恰到好处,这一做法不仅去掉沙音,还把音色音量调控适中、刚柔相济,令乐器能胜任高难技术、情感复杂的乐曲演奏。

  黄日进认为吕文成创制的高胡是为广东音乐演奏量身定制的,他称,高胡的创制成功及吕文成探索出来的特色演奏手法,是广东音乐一次革命性的胜利,强化了广东音乐的风格特点,同时也推动了粤曲、粤剧的发展。在吕文成创制高胡之前,用二胡演奏的“鸟投林”尚不能把鸟的动静态势完全表现,更不用说复杂的鸟声了,而吕文成成功创制高胡后,演奏家得以把鸟声模拟得生动逼真,鸟的艺术形象栩栩如生,“鸟投林”的音乐意境呼之欲出。

  黄日进在其《吕文成和广东音乐》论文提到,在吕文成创制高胡前,还没有“广东音乐”这个称谓,自吕文成创制高胡以后,广东民间音乐推广如虎添翼,“广东音乐”这个称谓才逐渐流传开来。他称,当时吕文成身居上海,经常应邀到全国各地巡演,所到之地,群众奔走相告:“阿成来了!”由于吕文成和乐友们演奏的音乐格外动听,令人百听不厌,但无以名之。后来,有人发现吕文成及其乐友都是广东人,所演奏的曲目多是他们的原创作品,遂将该音乐命名为“广东音乐”。

  ■粤乐创新:需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

  黄日进提出,与吕文成同时代名垂史册的广东音乐家颇多,只是吕文成在作品创作和乐器改革上更为突出。不管是吕文成,还是与其同年代的其他杰出音乐家,他们都应被后人铭记。“在纪念吕文成诞辰120周年之际,我们应该深切缅怀这些杰出音乐家,充分肯定他们的历史地位,并以他们为楷模,努力学习,继承传统,遵循广东音乐传统的艺术规律,创新发展,在新的历史时期为广东音乐再创辉煌。”黄日进对记者说。

  关于广东音乐当下的发展状况,黄日进教授也提出了自己的忧思。他认为广东音乐来自民间,应该要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发展和创新,但现阶段,熟悉高胡、熟悉广东音乐的人并不多,群众只能通过演出偶尔听到那么一两次,这就推广广东音乐而言是远远不够的。再加上演出者水平的参差不齐,须知,高水平的演出更有利于群众认识高胡和传播广东音乐。黄日进教授提出,希望广东今后能增加关于广东音乐的宣传和演出,并成立专门机构,深化广东音乐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