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春天在想象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荷梦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9-04-02

  桂圆花,没到三月,就浅浅淡淡地,堆了一团云霞,在任意的一条马路,一处院子,为春天铺锦。这是有实力的花。它沉稳、踏实,总有一些丰年,撰写着历史……

  1

  我曾看见一株高杆儿的树,狂野,粗粝,沾满泥巴的原味,没有对错,只有生长……

  顽鲁,翻腾,与石子儿,泥沙儿,蒙昧混沌中的小生命儿,风一样席卷着放肆。

  寂寥的雨丝渗入寒风的料峭之时,我探望过那一弯田垄,不但树,不但野花,不但春水,不但蓬勃勃的草,不但活泼泼的蜂蝶,一切耀眼的春色,只寂寞地装点着生命的艳丽。 我曾惶惑,匍匐在大自然的怀里,扣问:你们的繁华为的谁?

  花树无语。天地无语。

  春天的原色,与世俗无关。

  一旦恒挂天边的星,孤独了,那是人的昏话;一旦长在旷野的树,幸福了,那是诗的痴语 。

  2

  怀念,意念决定行动。以编程的娴熟,排列一队缤纷,文里,词中,歌赋的诱惑。

  画面在挣扎,在与文字的底色较量。没有帆,桅杆在呐喊。

  海已波涛汹涌,那一轮张若虚的皎洁圆月,浮出画面,古人都在寻找,今人岂停歇脚步?

  从那一撮湿润润的泥巴中凝视,从那一只列成一字阵型的领头大雁中仰望,从那暮鼓晨钟中倾听,从那一片柳丝儿的嫩芽中窥探,生命的秘密在哪里?

  3

  驿外,没有断桥,季节在心境中。

  值得留住的是温暖。春天的屋子,面朝岭南一片天,郁郁苍苍。

  迫不及待,与花枝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总有一些声音,一缕记忆,一阕梦痕。

  像海潮褪去,大浪淘沙,温暖的边岸,只剩童话。

  4

  季节可遇不可求。有过很美的花枝朵儿,珍藏在心扉的画卷里。

  今儿禅城的花儿开得更卖力。风铃木鲜美娇嫩,妖冶多姿;木棉把季节梳理得盛大而壮观;无数有名无名的花儿,在季节里率性而绽。

  桂圆花,没到三月,就浅浅淡淡地,堆了一团云霞,在任意的一条马路,一处院子,为春天铺锦。这是有实力的花。它沉稳、踏实,总有一些丰年,撰写着历史。

  春天的大地,总是那么养眼。绿成为一种生命的常态。春天允许一切生命任情地表现自我。蜜蜂采蜜去了,蝴蝶逐春色去了,蝈蝈练声去了,蚂蚁商量着贮备粮食去了,蜗牛伏在地面上练体操去了。狗毛虫,不讨人喜欢,但总得活着,它也躲在野树丛中,吸纳天地的元气去了。草是最隐忍的,也充满激情地爆发,只因为对季节的爱,将整个灵魂染绿。

  春天的扉页,细细地翻开,无关乎岁月,无关乎境遇,无关乎泪与笑。

  但生命却情不自禁地在追赶,在刻录,那些许的发现,那点滴的感悟,那铭心刻骨的爱与痛,那昨天的烟云,那恒常的灵性,那无法回避的春日的泥淖,那一双眺望着火木棉的坚定眼神……

  岁月啊!让古人伤春、惜春的情绪少一些吧!生命啊!让开怀、感动的细节多一些吧!

  春天在想象,文字在涵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