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文章正文

永远的海子 (外一首)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胡汉超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9-04-02

  你封冻的心湖叠满冰凌

  与身影一样悲怆

  在山海交汇的地方

  那段殷红的枕木

  永远定格在

  那个乍暖还寒的日子

  留下的诗篇

  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

  纷纷绽放

  那呼啸而来的列车

  在无数诗友心头

  碾压了三十年

  我在南方之南

  遥拜安庆西站方向

  相距不远的查湾村

  那座倔强的坟茔周围

  此刻,已被金灿灿的

  油菜花环绕

  这分明是阿波罗神的信使

  传递春天到来的讯息

  在故园的怀抱中

  在清明旗的注目下

  想必十个海子

  已然复活

  一棵红木

  我生长在

  那个叫做“南洋”的地方

  或在遥远的亚马逊河流域

  抑或是赤道非洲

  汲取几百年的阳光雨露

  终于冲出繁茂无比的同类包围

  长得如此壮硕挺拔

  可我逃脱不了

  电锯无情的腰斩

  被大卸成五六段

  开始背井离乡

  远渡重洋

  运车 装船 运车

  从此踏上不归路

  红木家具厂

  是我人生改头换面的化妆间

  我被锯板 枯燥 开料 刨料

  开榫凿眼 起线打圆 认榫

  镌刻 刮花磨 组装 打磨

  被制作成价格不菲的物件

  流落到富贵之家

  成了我前世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