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白沙湾的摊子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曹波 来源:中山日报 发布日期:2019-04-08

  在白沙湾市场,有许许多多小摊。每个小摊或许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故事,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是一种责任和承担……

  白沙湾市场附近,有许多小小的摊子,面摊、水果摊、布料摊以及菜蔬摊等一字排开,成了白沙湾的另一道靓丽风景,细诉着一方静美的岁月。这些地摊,或是一个塑料棚,或是一辆简易的双轮车,或者干脆在地上画个圈摆上货物。

  摆地摊这种活,貌似简单,事实上却有难言的艰辛。这些地摊的小贩,都在努力地劳作,进货,摆摊,叫卖,一任严寒酷暑,无论风霜雨雪,几分、几角、几元地赚取微薄的利润。他们用自己柔弱的双肩承担着养家糊口的重任,承担生命或家庭最美的东西。

  有一回,我吃过晚餐,返回学校。走到白沙湾涌下横街的十字路口,遇见一个卖橘子的小贩。她用自家的三轮车载了些许带叶的橘子。车轮的上面支着一块广告:皇帝柑,10元3斤。说实话,我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皇帝柑”,有这么一个霸气十足的名字。但皇帝柑的外表,令人不敢恭维,其外形不是那么圆溜,表皮多有疙瘩,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眼。怀着对皇帝柑的好奇,我走上前,与小贩搭讪起来。小贩年纪约莫三十来岁,脸上的笑容,甜甜的,很灿烂,让人看了,如沐春风。她告诉我:她是湖南人。这种桔子叫皇帝柑,是她老家产出来的。外表不好看,味道却清甜可口。她还告诉我,小孩在白沙湾学校读二年级,到这里摆摊,目的就是为小孩读书多多少少赚取一点生活费。她卖完这些个柑,就要回去给小孩做饭了。

  看着剩余的这些皇帝柑,我掂了掂口袋,对小贩说:“这些皇帝柑,我全买了。我带回去也给我们的老师尝尝。”她感激地看着我,然后装袋、过秤,动作熟练又优美……

  在路上,我想,都说相由心生,开在脸上的微笑,其根都是种在心田里的。在人与人相会的那一刻,如果都有很好的心来相印,互相对流,自己的心就是圣地了。

  还有一次,我和学校的老刘、老付三人,在白沙湾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走到一个卖葵花籽的小摊时,老刘说:“去买点葵花籽,晚上看电视来磕磕。”来到摊前,卖葵花籽的老人,认出了我们是学校的老师,热情地说:“老师,来嗑点瓜子。”他的摊子很小,也就摆了两三种瓜子,全部加起来也不到十来斤。看得出来,这老人摆这个小摊,也仅仅是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罢了。老刘买了一包葵花籽,大约半斤。付钱时,他不管我们讲什么,也不肯收,说就是一点点小小的葵花籽。三五番推辞之后,我们把一张20块的人民币放在摊子上,走了,背后隐隐约约地听到那老人的喊声:“老师,还要找钱,还要找钱呢。”

  后来,学校的一位姓林的语文老师,放了两包葵花籽在我的办公桌上。我感到奇怪,她说:“是一位摆地摊的老人托我送给咱学校老师的。”

  在白沙湾市场,有许许多多小摊。每个小摊或许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故事,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是一种责任和承担。有人说,两条河流交汇的地方就是圣地,橘子摊是圣地,瓜子摊是圣地……只要我们有一颗向善的心,一定可以交汇成生命里最为闪亮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