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孙文公园里的杜鹃花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肖飞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4-15

    孙文纪念公园里的杜鹃花,一簇挨着一簇,一片连着一片,这些盛开的花朵远远望去就像燃烧着的火焰。我感叹大自然的气息与灵气,给我们带来了这无处不在花开花落之美景。杜鹃花的每一次怒放,都显示出生命的奇迹……


  阳春三月花似锦,正是一年赏花时。


  每年三月,是中山市孙文纪念公园内杜鹃花盛开的季节。春风吹来了赏杜鹃花的热潮,万朵杜鹃竞相开放,姹紫嫣红,一朵朵杜鹃花对着游客绽放灿烂的笑脸。为此,吸引了众多的游客和市民前去赏花。


  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太太说:“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带小孙子去孙文纪念公园看杜鹃花吧!”“那里有杜鹃花吗?”我不解地问太太。在我的心目中孙文纪念公园最出名的是每年的“新春灯会”,从没听说过有杜鹃花。也许我真是孤陋寡闻吧。太太解释道:“那里不但有杜鹃花,而且还是一大片一大片地,漫山都是。我的同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很多杜鹃花的图片。”我听太太这么一说,心动了,“那我们就去吧。”于是,一家大小驱车直奔孙文纪念公园。


  太太说得果然不错,在公园的山头上有一个杜鹃园,我们看到了杜鹃花。杜鹃园面积很大,共有两万多棵毛杜鹃。属“映山红”的灌木杜鹃。漫山遍野的杜鹃,有粉红、桃红的、紫色的、白色的、梅红的、蛋黄的、大红的杜鹃花,万紫千红,层层色调不一的颜色如精灵般冲击着你的视觉,宛如一幅天然的国画。红的热情似火,粉的温婉可人,白的纯洁恬静,黄的金光灿烂。近看单支身姿美丽,远看一片色彩烂漫,宛如一幅天然的秀美国画。


  毛杜鹃。属“映山红”的灌木杜鹃。毛杜鹃分枝稀疏,幼枝密生淡棕色扁平伏毛。它属于平地杜鹃,开花时间比高山杜鹃要早。花多,可修剪成型,林下布置,亦可与其他植物配合种植形成模纹花坛,也可单独成片种植。毛杜鹃花色各异,花期为二月至五月,三月为盛花期。这杜鹃花又名映山红,素有“木本花卉之王”的美称。杜鹃花与报春花、龙胆花合称为“中国三大高山名花”。杜鹃花因其绚烂的花形花色,被唐人白居易誉为:“花中此物似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故得“花中西施”之美誉。“回看桃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也是白居易对杜鹃花的赞美,足见杜鹃花在群芳谱中的地位。


  公园内山顶处是绝佳的赏花地。我们沿阶梯而上,向山顶赏花地走过去。小孙子平时呆在幼儿园和家里,此时来到公园,面对大自然,面对山上的一切,似乎有一种新鲜感、好奇心,居然一改以往没走几步就“耍赖”,要大人抱的“陋习”,一个人跑步向山顶走去,我们几个大人还追不上他,只能在后面吆喝着叫他慢点走,以免摔倒。他根本就不听我们的,我们越吆喝,他跑得越快,直到山顶一个鱼池处才停顿下来,还说我们几个大人很差劲。之后,他又跑到杜鹃园里,让我们找他,我们趁机拍到了几张他顽皮的照片。


  山顶的春风较大一些,但依旧是温馨地吹拂着,没有凛冽的势头,只有那一缕一缕尽显出温柔的性情,拂面扰丝,如那情人细腻的纤手,极尽温馨。 春风吹在“杜鹃园”里,花瓣旋转成紫色的波浪,层层叠叠,花蕊在风中悠悠的舞动。我跨过轻幽幽的小径,深吸一口富含花香味道的空气,仿佛是整个人都醉啦。杜鹃园里,许多游人手里拿着手机或者是照相机,喜气洋洋地穿梭在杜鹃花的丛中,捕捉花朵千姿百态的身影,感觉心舒气爽,神清意悦,别有一番心境。


  我站在山顶的赏花点,从不同的角度拍摄了几张杜鹃花的“倩影”,望着这漫山遍野的杜鹃,情不自禁地朗诵起中学时代,我曾经读过的那篇课文“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的部分段落,“我们爱韶山的杜鹃像鲜血,千千万万烈士的鲜血洒满祖国的河山。”“朝鲜的金达莱啊,就是中国的红杜鹃。”“我们爱韶山的杜鹃遍地开放,缅怀光荣的往昔,展望前程,一片辉煌灿烂。”“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这是一篇优秀的抒情散文,它通过反复咏赞韶山的红杜鹃,缘物寄情,热情洋溢地表达了作者对一代伟人毛主席以及其他革命先烈的无限怀念和崇敬的感情,文章简洁流畅,语言生动形象,叙事婉转亲切,文章情透纸背,显示作者深厚的语言驾驭能力。颇具艺术感染力。以至于时隔四十年,我每读这篇文章,仍感新鲜贴切。


  杜鹃花,不是中山的市花,也不是中山的主流花木,只是偶尔在路边或者是一些小区见到。我不知道孙文纪念公园的建造者们,为什么要在孙文纪念公园内的山头上连片栽种两万多棵杜鹃花。我估计,也许是此公园是以纪念孙中山先生题材为主的缘故吧。


  孙文纪念公园里的杜鹃花,一簇挨着一簇,一片连着一片,这些盛开的花朵远远望去就像燃烧着的火焰。我感叹大自然的气息与灵气,给我们带来了这无处不在花开花落之美景。杜鹃花的每一次怒放,都显示出生命的奇迹,杜鹃花的盛开时,是那么美丽,那么引人注目,那么有生气。凋零时又是那样的悄无声息。我从杜鹃花花开花落的“轨迹”中,仿佛见到她那遒劲的枝干,铭刻着她一路走来的风雨,那墨绿的叶片,渗透了饱经霜雪的苦难,那柔美的花瓣,照映出其从容不迫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