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小趣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张金刚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4-15

 文友阿娇堪称小趣营造高手。寒夜里,摸黑加班,能在小胡同里吟咏诗歌来壮胆。兴起了,打开手机,录一段英语或方言配音秀,令人忍俊不禁。闲暇时,宅在家里,极尽能事地蒸花馍,包彩饺,做豆腐,雕菜花,还不忘捧一盏桃花美酒,风雅一番……


  生活宛若一间小屋,困得久了,最需开一扇小窗,寻一时小趣来消遣释怀的。小到一瞬、一景、一物、一事,皆是人生快意。


  雪,千呼万唤终来也。高居十四楼的我飞似地随雪花落地,在绒绒的雪面上踩出一颗“心”。不过瘾,又画出一只萌萌的“佩奇”。还不够,片刻间堆出一尊雪人,笑傲飞雪。仰头对天祈愿:雪,来得更猛烈些吧。童心爆发的滋味,甚至爽快。


  恋雪承欢的,莫过于一场小宴。约三两好友,凭窗而坐,赏雪花飞舞,品人间风味。几杯小酒下肚,温热了肠胃,更温热了情致。微醺,最是恰到好处,话多而不失言,情浓而不失态。一拍即合,一拍四散。合散之间,演绎着你我的小城故事。


  如此,生活的压力、烦恼皆因这小趣抛诸脑后,换回的是轻装的自我。小趣,并非深藏难求,其实俯拾皆是,只需一颗闲心、一腔闲情便可轻易唤得。


  文友阿娇堪称小趣营造高手。寒夜里,摸黑加班,能在小胡同里吟咏诗歌来壮胆。兴起了,打开手机,录一段英语或方言配音秀,令人忍俊不禁。闲暇时,宅在家里,极尽能事地蒸花馍,包彩饺,做豆腐,雕菜花,还不忘捧一盏桃花美酒,风雅一番。


  书法、摄影、绘画、折纸、园艺、写作……阿娇均有涉猎,虽算不得样样精通,却都自得其乐,一点点将“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家庭拼命跑”的生活过得活色生香,有情有趣。


  小趣,真的可以在你我他之间相互传染,令一地鸡毛的琐碎生活色彩斑斓。


  切一棵白菜,我偶尔会将菜根带着菜心留下,水培在小碗中。平民化的白菜仅靠阳光、温度和清水,便可由黄转绿,发芽,长叶,抽茎,育蕾,开花,成为窗前、案头小品。如此,水培一盘蒜苗、一盆豆芽、一株红薯、一块土豆,看着行将枯萎的黯淡生命,奇迹般地重新焕发生机,自成一景,其间的意趣自是妙不可言。后来,竟有不少朋友效仿,交流心得。


  爱上暴走的同时,我爱上了随手拍。走到哪,拍到哪,记录城乡变化、四时更替、尘世百态、生活点滴。因一时小趣而日渐丰富的朋友圈,成了众人追捧的万花筒,更是我一路走来的记事本。一株花开绚烂的杏树、一只表情忧郁的小狗、一篮光鲜诱人的红薯、一场绮丽梦幻的晚霞……皆因我的定格,成了网红。我乐在其中,也将快乐散播,甚是美好。


  梅姨擅长画梅。虽年事已高,却时常展宣作画,精气神十足,引得我们一群围观者皆沉醉在点点红梅、丝丝墨香之中。画罢,老伴已在院中梨树下摆好桌凳,招呼我们午餐。篱笆上爬满了牵牛,各色月季开得正艳,头顶上黄澄澄的梨子格外喜人,微风中斑驳的光影投在满桌的农家饭上,那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称意的一餐。梅姨笑谈:“退休后,没事就爱瞎捣鼓,为晚年生活增添些小情趣罢了。”这小情趣,令我艳羡,心中顿生一个田园梦。


  兰心姐爱在清晨读几页书,并用规范的波浪线标注出最欣赏的文字,这是她的小趣;若水姐时常穿上各式时装,与老公一起秀恩爱,这是她的小趣;周老弟爱将日常琐事拍成小视频,配上精简的文字、恰切的音乐,这是他的小趣;顾小弟爱四处游走拍摄照片,制成全景VR推介家乡,这是他的小趣;张老师爱将淘到的美文朗读出来,做成有声文字,传播朗读之美,这是她的小趣。


  在冬日暖阳、夏夜星空下闲坐,有小趣;看一叶茶慢慢舒展、一条鱼款款闲游,有小趣;走入市井街巷看人来人往、日常熙攘,有小趣;回到故乡与乡亲说说话,寻访曾经的山水草木,有小趣;哪怕只是闭了眼,放空自己,发一会儿呆,同样有小趣……


  小趣,是走心的小情趣、小格调,更是珍贵的小欢喜、小确幸。


  小趣处处有诗意,小趣处处有清欢。我愿作一个如尘埃一般的小人物,在俗世之中听风、沐雨、观云、看山,在小趣中追逐有趣灵魂,品味人间冷暖,走过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