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我与岳父的“战争”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张中杰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4-22

  尽管我顶着压力把原房子以11.3万售出,交了首付办了贷款拿到了房子,还是在岳父的强大车轮战“攻势”下多住了两年,直到2012年新房邻居们都住进去了才搬进新家……


  岳父在乡下莳弄庄稼, 我在办公室搞文字,“自留地”与“格子地”互无交集,井水不犯河水,却阴差阳错,我俩居然因为换房而打了一“仗”。


  岳父通情达理,我知书达理, 我与岳父的关系原本很融洽。可“房子”问题无小事,事关百姓安居乐业,举国关注,我也不能免俗。


  我与妻子结婚时双方父母都在农村,兄弟姊妹多,买房指望不上老人和家人,上班时间短开销又大,没有多少积蓄,蜗居在妻子单位老中医院办公楼后二楼东角的一间瓦房里。


  2002年,我们东拼西凑了6万多元,终于在临街买下一套位于三楼的小两室一厅。虽然面积仅有98.5平方米,还是办不下证的集体“小产权”房,但毕竟是属于自己的小窝,岳父看后非常满意,连声说好,还步行十几里地送来用手绢包裹着的两千元,让我感动不已。


  但我却对房子感觉不如意。两间卧室都在北侧,一年四季不见阳光,连喜欢的花都养不活,私人开发的房子住着总不踏实。


  2009年我看中了当时唯一一座七层电梯房。一楼的三室两厅足有152平方米,外边有个小院子可以种菜,隔一路就是母校,还能办房产证。虽然要20万,但我卖了旧房做首付每月千元的房贷压力也不大,我甭提多开心了。


  谁知岳父一听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坚决不同意。他的理由是,现在的住处距离菜市场仅二百米,妻子上班近,我女儿又小。


  看我们僵持不下,妻子以新房厨房小为由也不同意换房。岳父一气之下连晚饭也不吃回乡下了。发展到后来,连来帮我带女儿的岳母也阻止我。好家伙,这“仗”打的!一比三,我四面楚歌。


  尽管我顶着压力把原房子以11.3万售出,交了首付办了贷款拿到了房子,还是在岳父的强大车轮战“攻势”下多住了两年,直到2012年新房邻居们都住进去了才搬进新家。


  但“疙瘩”是结下了,岳父自此很少来新家,能不来尽量不来。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终于迎来胜利的曙光。先是东侧不到一年时间伫立起十几幢高耸如云的居民楼,东南方建了小广场;西南方也仿佛一夜之间先后建起了几家大酒店……学校、医院、超市、饭店等购房重要参照的宜居环境条件无不具备,岳父先前顾虑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


  在夫妻共同努力下,房贷提前还清了,妻子的脸色也越来越“好看”了。


  岳父尽管不情愿服输,但我还是隔个把月开车以检查身体、看医生为由“请”进新房。每次,也许还记得当初反对搬家而打响战争的“第一枪”。我与他交流,他都讪讪地笑,不太爱与我说话。但他总在我们上班后,一个人把周围日新月异的“风景”偷偷看个遍。一次我下班从干净优美的花园经过,发现他坐在月季和竹丛围着的休闲亭,与两位城里老人聊得热火朝天,嘴里还哼着段子。


  今年正月十五,岳父过七十大寿,我做东在酒店设宴。我端酒为岳父祝寿,顺便想提前暗示下我赢了。没想到岳父看穿了我的“小九九”,开心地说:“我一辈子也想不到,这五年变化真大,要是原来听我的,现在咱这房是真买不起了。这个仗你赢了!这酒我得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