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博雅书店里的那些“小人书”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肖飞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4-22

  小人书,大境界。它记载着无数个历史故事和一些大人物、英雄人物的感人事迹,小人书浓缩的是精华,是成千上万个少年儿童的精神食粮……


  在读者眼里,最可记忆的书店特色,也是逝去岁月里一抹温馨的书店辉煌。销售新版和再版的连环画小人书,是中山博雅书店的特色。去博雅书店淘这些“小人书”,是我业余生活的一大乐趣。


  中山城市不大,在文化氛围方面却有自己的特色。能在沙岗墟的旧书摊淘旧书,能在万有引力书店买打五折的文史哲类书籍,更让我心动的是在博雅书店买到一些新版和再版的“小人书”。这些“小人书”,尽管没有旧版“小人书”的魅力值,但也能勾起我的怀旧之感。在中山,已经运营了二十五年的博雅书店,也成了本地的一个文化地标。


  “小人书”的正规说法叫“连环画”,是很多像我这样的60后的人,年少时的课外读物和精神食粮。每当一本本小人书呈现在我的面前时,就像有秩序地打开了一道道风景优美的画屏,让我了解到了许多我从未接触过的文学及历史世界。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连环画(我们都叫小人书或小书)很多、很多,新华书店里卖的多、图书馆里往外借的多,小伙伴们买的多、看的多,家里收藏的多。我记得很熟悉的就有《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奇袭白虎团》、《鸡毛信》、《地雷战》、《桥隆飙》、《平原枪声》《红岩》等等。 那个年代,小人书成了我和小伙伴的挚爱,饭前饭后,课前课后,村头巷尾,似乎都成了看小人书的天地。从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人书里,我学到了不少知识,懂得了不少道理。


  那时候的小人书,尽管远没有现在这些再版的连环画那样精美的包装,但里面的插页及绘图却也非常讲究,我知道每本小人书背后都是无数个编辑、美工、印刷工等工人师傅辛苦劳动的结晶,所以我对每本小人书都是爱护有加,每次翻看小人书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弄脏或弄坏。电影改编的小人书,这类书画功中规中距,有的直接用了电影照片,但是这些书的编排制版上,很有那个时代的特点。长篇连续的小人书,也是这个时期小人书的一个特点。其中最著名的当然要算那些根据长篇小说改编的,如《铁道游击队》、《三国演义》、《敌后武工队》等。以《敌后武工队》为例,这套书一共六本,从一九七三年第一本书出版到一九七五年第六本出齐,横跨了三个年头,确实让我们这些喜欢小人书的孩子们苦等了,也折腾了一些家长。能全部凑齐这些跨多年出版的连环画也实属不易,由此可见这些套书的魅力。


  博雅书店尽管有不少的新版和再版的“小人书”,但购买的人比较少。所以,用不着有一种像购买旧版“小人书”那种紧张的心态,来迟了被别人买走了,或者是在与书商讨价还价的过程中,突然杀出一个不讲价的“程咬金”来,将那心仪的书“抢”走了。我在博雅买书是一种放松的心态,淘书的主旨也不一定都是眼盯书本,完全是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东走西瞧,在书架前翻翻捡捡,形散则神不乱。中山不少爱书人都有或轻或重的博雅情结,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路径依赖:没事儿爱往博雅跑,说到买书博雅更是首要之选。博雅十分注重书的档次,其所销售的新版和再版的“小人书”也是如此。在好书与坏书泥沙俱下的今天,书店尚能保持一双挑剔的眼光是很不容易的事,但博雅书店却总能把好书汇聚到一起,足见书店的经营者在背后所花费的心血。也是对读者、对社会一种负责的态度。书种的组合是博雅的经营特色,“好书不寂寞”是他们努力的目标。


  最初博雅是位于中山市石岐华柏路,新版和再版的“小人书”放在书店的二楼。记得我第一次走进博雅书店,上二楼大厅,在转角处的几个小柜上,我看到了一叠叠花花绿绿、少儿时那种熟悉的画面的书,不错,是连环画,是小人书,大约有上百个品种。我心砰砰跳着,激动得面红耳赤,手忙脚乱。里面有一部分是我已经有了的旧版小人书,如《红色娘子军》、《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白毛女》几个样板戏,有经典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鸡毛信》等,但也有很多小人书我是没有的。有时尚潮流的故事,也有讲述英雄人物、战争年代故事的如《刘胡兰》、《雷锋》、《铁道游击队》等;有电影版的《地道战》、《地雷战》、《野火春风斗古城》,也有编绘《古代文学著作》、《四大名著》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书大多是上海人民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等出版社出版的,有的是几本几本一叠用塑料胶纸封着。我想拆开看,工作人员阻拦不让拆。规格有48开、60开、64开,有散本有盒装。尽管如此,我还是挑选了几十本买回家中。


  乔迁至假日广场南塔二、三楼继续营业,经营面积由原来的两千多平米扩大到三千多平米,独特的空间设计吸引了众多读者,继续在二楼设置新版和再版的“小人书”销售区。博雅书店与时俱进,采购了许多上美的“精品百种”系列连环画和人美的“故事画库”系列平装连环画。这为我这个连藏爱好者又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收藏机会。每逢双休日,我都会挤时间去博雅书店“淘书”,连续几年时间,我淘到了不少的自己喜爱的新版再版的连环画。博雅书店二楼,是一排排开放式的书架,架上架下摆满了连环画小人书,任由读者翻阅。当时在一个书架上,我看到有64开的上美六十集《三国演义》、五十集《东周列国志》、人美《岳飞传》、《杨家将》的连环画,由于我十分喜欢这些书,尽管已经有了旧版,但我还是将这些再版的小人书收归囊中。


  我是博雅书店的常客,近十多年来,也不知道在此购买了多少新版和再版的连环画,每年都要花费数千元。当然,是挑着自己喜欢的那种购买,以古代故事和战争题材为主,现代及外国的为辅。出版社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和连环画出版社的为主,其他出版社的也有,但是比较少。主要是上美的“百种精品”、人美的连环画库、津美的《老小人书》、连环画社的“爱看连环画”系列等。具体书名太多,一时记不了,记得主要有《朱元璋》、《楚汉相争》、《红娘子》、《水浒传》、《杨家将》、《孔雀东南飞》、《地球的红飘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高尔基三部曲》、《青年近卫军》、《鸡毛信》、《东郭先生》、《中国年画连环画集锦》等。


  节假日,很多人都把博雅当成了免费开放的图书馆,每个角落里都坐满了人,尤其是小朋友特别多,博雅就是这样培养和孩子的亲近感、家常感,让它不知不觉中像电脑和电视一样,渗透到孩子的日常生活中。而孩子们也从最初的逛博雅单纯看书开始,到后来变成了购买的主力。这种现象很好。我最希望的是从这些孩子们中间,能出一批连环画的“粉丝”,使连环画小人书的传承后继有人。


  近十年来,中山在市博览中心每年都要举办一次为期一个星期的大型书展。这个书展不仅有本地的书店书商参加,还吸引了深圳、广州、佛山等珠三角其他城市的书店、书商参展。这些外地的书店中,尤以中山博雅书店、深圳博雅书店和广州的小古堂书店吸引读者的眼球。在小古堂书店的摊位处,我买到了不少心仪的旧书。销售新版和再版连环画,是中山博雅书店的强项,也是深圳博雅书店的强项。在深圳博雅书店的展区,每次都要买上几十本新版或者是再版的小人书。如《抗击非典英雄谱》、《王叔晖作品选》(宣纸收藏版)、《现代戏剧连环画》(宣纸收藏版),还有一些砖头书如《杨家将》、《渡边侦察记》等。


  小人书,大境界。它记载着无数个历史故事和一些大人物、英雄人物的感人事迹,小人书浓缩的是精华,是成千上万个少年儿童的精神食粮。一本本小人书闪烁着大量的思想光华和智慧,折射出一大批英雄人物的感人事迹,黄继光、董存瑞、罗盛教、欧阳海、刘英俊、杨根思、邱少云……千万个英雄说不尽,他们的英雄事迹通过小人书的形式广泛传播,发扬光大,深深地刻印在人民群众的心里,甚至影响了几代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闲来无事不从容,信翻图册沐春风。书小难遮香气酽,醉了春夏与秋冬。”这首诗生动地描述了“连迷们”的形象,也是对我多年痴迷“小人书”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