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仇恨因由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杨福喜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5-05

  萍萍觉得,薇薇对她有仇似的。


  这天中午,萍萍吃完午饭,把一次性饭盒放到一楼门前的垃圾桶,当她回到办公室时,发现刚刚还与她有说有笑的薇薇脸上布满了黑压压的阴云,萍萍叫了她一声,薇薇装着没有听到,不言不语,然后,拿起桌上的空饭盒,狠狠的地扭转身子,把一个冰冷的背面抛给萍萍。萍萍有些诧异地看着薇薇向外走去的背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她的脑筋飞速地转动着,但怎么也想不起她哪里得罪了薇薇。


  从这一天起,薇薇与萍萍成了陌路人,再也没有一句话。


  萍萍和薇薇是公司同一个部门的同事,也是好友,还是两个好闺蜜,平常上班下班几乎形影不离。公司的人都说,薇薇是萍萍的影子,或者说,萍萍是薇薇的影子。


  因为公司离宿舍远,中午时候,她们都不回去,就在公司打电话叫外卖。吃完外卖,扑在办公桌上打个瞌睡,或者打开微信,与微友聊聊天。到了一点半钟继续开工。


  吃完后,萍萍很少扑在桌面打瞌睡,她喜欢看书,她桌下放有一些小说,还有散文、诗歌,或者,用手机写写东西。萍萍是一个文学小女青年。而薇薇饭后就扑在桌上打瞌睡,她说,如果不瞌一会,下午开工就会像瘟鸡一样,没精神。


  每天叫外卖,萍萍与薇薇都是叫同一个外卖,外卖同时送到,同时用餐。但每次萍萍都比薇薇先吃完,然后坐着,等薇薇把饭吃完,再把薇薇的空饭盒拿过来,与她的叠在一起,拿到一楼门前放进垃圾桶。


  每次都是萍萍主动把两人的空饭盒扔到一楼垃圾桶,已记不得是从哪一天开始的了。开始时,薇薇还对萍萍说一声多谢,久而久之,就什么也不说了,吃完饭,把空盒子往萍萍面前一推,由萍萍拿到楼下去的。对于萍萍的主动代劳,薇薇似乎看成是当然的了。


  萍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她没有等薇薇吃完饭就匆匆拿起空饭盒子下楼,薇薇竟然从此不与她说一句话,成了陌路人。薇薇一定是认为萍萍不愿意为她代劳了,不就是一只空盒子吗?帮拿一下就不行啊?其实,萍萍根本没有什么想法,她只是想快点把吃饭的事做完了,去做她另外的事。只是萍萍怎么也想不到,薇薇想的却是那么严重。从此两人不再说一句话,有时,因为工作上的事,萍萍把一些文件交给薇薇,薇薇面无表情地接过来,没有一句话。有一次,萍萍吃完饭后,又坐着等,本想等薇薇吃完饭帮她把空盒子拿到一楼去,打破隔在她们之间的冰层,重归于好。但薇薇吃完饭,默无一语,拿起饭盒就往外走。萍萍望着薇薇的背影,久久不动一动,她觉得薇薇是故意的不给她机会,心里被小刀划了一下似的难受。


  大家从此再也看不到萍萍与薇薇走在一起了,但谁也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得她们走不在一起的,像一个谜,谁也猜不着。


  只有萍萍猜到。


  后来,她们都离开了这家公司,从此两人再没有见面,也没有任何联系,她们都把对方从自己的微信里移除了,连手机号码都删得干干净净。


  薇薇是因为她父亲有病住院,辞职回去照顾父亲的。离去前,工友们还为她捐了一笔款,领导还希望她再回来上班。薇薇离去时,是流着泪去的,因为住院的父亲。萍萍站在办公室玻璃窗前,默默地看着薇薇走出大门,她的内心很复杂,很纠结。萍萍不久也离开了这家公司,离去的原因只是想换一个新环境,也许,她觉得闷吧。


  萍萍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还会与薇薇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这时,她已记不得她与薇薇分别有多长时间了,在她的记忆里,已完全没有薇薇的印象。


  萍萍是在步行街上与薇薇相遇的,那天是周末,街上的人特别多,来来往往。当萍萍偶然一回头,发现嶶薇已站在身旁,惊讶定格在她的脸上。薇薇也是同样惊讶地看着她。四目相对,好一会儿都无一句话。似乎都在期待对方先开口,打破这长似百年的沉默。


  萍萍先开口问道:“你父亲,好了吧?”


  薇薇说:“好了,有个事,我想问问你。”


  萍萍说:“什么事?”


  薇薇说:“我父亲住院时,我收到一笔五千元的汇款,一直不知道是谁寄的,你知道是谁吗?”


  萍萍说:“你有必要知道是谁寄的吗。”


  薇薇说:“为什么?”


  萍萍说:“难得人家帮你一次,只一次,你好好记得一次就够了。”说完,转身而去。


  薇薇听了这话,头低垂下来,若有所思,木然而立,好一会儿,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忙抬起头来,却发现萍萍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