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文章正文

蚝壳墙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大涌南文小学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5-11

  为追赶晚霞,竟一头撞见你。


  意外的惊喜,就像这盛夏的黄昏,在最好也是最后的时光里,以瓷碎的声音,直达我心灵与心灵的距离。


  我看见,熙晖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层叠起伏,像大海的鳞片,一望皓然。


  我还看见,你微笑的瞳仁里,最美丽的自己。


  第一眼,你告诉我,你,只是一面墙。


  生于咸淡水,长于咸淡水。蚝壳拌上黄泥、红糖、蒸熟的糯米,虽经风雨,坚毅而素美。


  你站立在学园的一隅,守望着“善善”“光裕”“南文”, 守望着百年学堂的学风习习,灯火相传。


  你身后,是一代又一代稚子的读书声,朗朗晴空下,清脆动听。


  我久久地凝视你的眼睛,想象了一种渴望。


  渴望和你相知而默言。


  渴望拥有和你一样的精神气质。


  再看你一眼,我告诉自己,你真的,只是一面墙。


  曾经,无数次的问过,我能触摸逝去历史的岁月流光吗?


  不能。


  答案告诉我,它们已经不存在了。


  今天,当我伸手触摸着你极具线条感和雕塑感的形态神貌,当我在触摸中感受到我渴望感受的那些情怀和思绪时。


  我说,我能。


  抹去百年变幻的尘霜,所有触觉真实地告诉我。


  我触摸到了明代的风烟。倭寇的屠刀,海盗的利剑,都在你的铮骨硬节面前,碎落无声。


  抹去俗世间陈杂艳钸,所有触觉真实地告诉我。


  我触摸到了一座城市诞生的印记。一些经过或者正在经过的凡尘世事,有的留下来了,成为传说;有的迎风拂袖,注定永远消散。


  明白了,就可以了。


  再望,仍皓然。


  那一瞬间,我失去了关于美丽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