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伶仃洋之吻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田际洲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5-25

  早潮一浪高过一浪,轰轰拍打着环状人工围岛。付强坐的橡皮艇,像在潮起的海面跳舞一样,时而跃起,时而跌落,还一连打了三个旋飘。他和大泽的衣裤早就被海水浇透了,身上凉嗖嗖的。


  已经抓空三次了,付强一咬牙,伸出了大半身子,才一把抓住那条圆柱金属杆,而后趴着围岛,扭着脖子,等看清仪表上红线旁边的黑色数字后,他又才松手滑回橡皮艇,把数字记录在防水记录仪上。对于海汛监测数据的重要性,付强是最清楚不过的,有了这一组组数字,指挥部就能决定能否沉放沉管。


  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付强右手往前一指:“我们去二号监测点!”橡皮艇又继续绕着围岛由北向南摇来荡去,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他才把围岛上七支海汛监测仪表上的数据一一查录完。


  直到这时,东人工岛才开始沸腾,对讲机里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付强拍了两下湿漉漉的上衣,直接赶到办公室,擦干两手,马上把记录仪上的七组数据输入电脑,立即上传到总指挥部。


  大约过了三分钟,付强拿起对讲机,调到显示刘总的频号:“刘总刘总,今天第一组海汛数据已上传。”


  “付强付强,第一组数据收到,第一组数据收到。今天上午八点半、十点半,下午两点半、四点半,请准时上传海汛最新数据。请准时上传海汛最新数据!”对讲机里,立即响起副指挥长刘明响亮的声音。


  “付强听到,付强听到。今天上午八点半、十点半,下午两点半、四点半,准时上传海汛最新数据!”关掉对讲机后,他正要起身出门洗脸,放在办公台上的手机嘟地响了一声,一看是叶萍发来的微信:“不要让我久等,争取让我早一点儿吻上你!”


  “总算还有良心!”他马上回了一句:“保证明天天黑之前,我们在深海下面接吻!”他关掉手机,依旧放回办公台,而后出办公棚,来到一只水龙头前,揭下眼镜,捧起水先冲了几把脸,而后洗了一下滑哩滑叽的胳膊。


  太阳出来了,红红的,晒在身上暖暖的。付强可以清晰地看到浮停在东边海域载振华三十号浮吊。


  而在这天,他从凌晨五点开始,五次坐大泽的橡皮艇去围岛查取潮汛数据上报到隧道工程指挥部,灰蓝色的工装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下午五点二十分,他终于看到浮运E三十三号沉管的振华二十八号浮驳缓缓地移向振华三十号浮吊,第三组潜水员下水再次清理基床,堵漏突击队整装进入了隧道东入口到E四号沉管。


  打开对讲机,里面马上响起指挥长的声音:“振华三十号,准备接移E三十三!振华三十号,准备接移E三十三号!”“振华三十号收到,振华三十号收到。接移E三十三号准备工作就序!接移E三十三号准备工作就序!”


  随着接移E三十三号沉管的振华三十号浮吊的轰鸣,付强那颗心在胸膛里跳跃不止,就像想吻叶萍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


  如同白昼的伶仃洋海面上,景象格外壮观。在机器的轰鸣和人群欢呼声中,振华三十号浮吊轻轻地接移过振华二十八号E三十三号沉管,缓缓地移向人工围岛。浑身酸痛的付强坐在东人工岛边上的水泥地板上,真想登上振华三十号浮吊,看一眼E三十三号沉管是如何沉落进伶仃洋的。


  “我是一位潜水员就好了,可以钻进海里,亲自去查看有没有偏移,偏移了多少。”他真是太累了,整整一个月时间,他每天坐橡皮艇要去五次围岛查记海汛的数据。


  晚上七点半,对讲机里终于传出E三十三号沉管沉放成功的声音,付强没有欢呼,没有跳跃,而是取下眼镜,抹了两把涌出眶来的两行热泪,而后回到工棚,找出另一套工装去冲凉,再到食堂打饭,还要了两厅啤酒。


  喝着啤酒,付强拿起手机又查看叶萍刚发的一条微信:“干得不错,值得嘉奖,自己犒劳一下!”他马上回复:“你最辛苦,要保重身体!”


  第二天一大早,付强又坐大泽的橡皮艇把围岛上的海汛监测仪解下来抱上东人工岛,虽然也是一身透湿,知道E三十三号沉管第一道堵漏工程昨天夜里就已完成,围岛即将撤掉,这是他在隧道工程建设中最后一次下海,他把七条海汛监测仪用清水洗净擦干后抱到保管器具的工棚,冲凉后换上一身干工装。


  吃午饭的时候,他就接到了指挥部通知,被编进了质量监控组,下午跟其他技术人员一起由东人工岛的隧道口进入前一天贯通的地下隧道的一线作业区,根据海汛实际情况,检查督促后期的补漏工程。


  下午两点半钟,借着亮明的灯光,跟着别的技术队伍,他戴着安全帽,从东人工岛的隧道入口进入,花了一个小时,先查看了前四条沉管的补漏情况。


  刚一到前一天沉放的E三十三号沉管,就赶上隧道工程指挥中心综合测量监控室的多名工程师正在检查堵漏情况,当他的目光移到那位手拿资料的年轻女工程师身上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马上走过去。


  “叶萍!”他一看到这位名叫叶萍的女工程师转过身子,立即伸出颀长的双手,一把把她抱在怀里,两行滚烫的泪流簌簌沿着面颊往下淌。叶萍双手吊着他的脖子,晶莹的泪花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扬起薄薄的香唇,轻轻地吻着他的脸庞:“快去忙工吧,记得粤港澳大桥哪天通车,我俩哪天去领结婚证!”


  “我记住了,你多保重!”付强也在叶萍脸蛋上亲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而后转过瘦长的身子,扶了一下近视镜,迈着大步,甩起膀子,立即追赶同事。他那有力的脚步声,在四十多米深的海底隧道里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