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一饼栾樨香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林毓宾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5-25

  在中山住了些许年,却不知道有这种民间特色饼食,与这种饼食有关的植物,当然更加谈上不认识。直到几年前的一次偶遇,这种特色饼食才映照入我的视野。


  中山沙溪人擅长做美味小吃,不少茶楼也有卖沙溪小吃——制作精致,味道鲜香,确实是饮早茶的美味茶点。邻居有一位胡婆婆是沙溪人,时不时做芋头糕、萝卜糕、艾果、金吒等小吃,送一些给我们品尝。几年前夏季的一天,胡婆婆拿了一盘墨绿色的饼送给我,说是刚蒸熟的,尝尝鲜。这些饼的形状有圆形的,也有心形的,我从来没有吃过,问胡婆婆这是用什么做的,她说,这叫栾樨饼,每年四月初八浴佛节,沙溪人做栾樨饼拜神,它能消积、解毒、开胃。


  品尝一口,绵糯、甘甜,散发着大自然的清香,第一次吃栾樨饼,味道与口感都可人。只是,栾樨是一种怎样的植物?长什么模样?作为新中山人,我对它一无所知。回想起来,以前在茶楼饮早茶时,曾经见过栾樨饼,只是它那墨绿色的颜值并不醒眼,一瞥而过,过目即忘。虽然时光转瞬流逝,可是因为这次偶遇,栾樨饼再次与我结缘。


  是什么原因,促使沙溪人懂得用栾樨的叶子与粘米粉制作成可口的饼食?这种植物的背后,有哪些传奇的故事呢?


  据说200多年前浴佛节那天,有一个和尚来到香山县,在小河边洗澡时,用剑斩了蟒蛇,丢在河里。恰好这时来了老渔翁,抓起蛇头蛇尾乱舞,蟒蛇复活,化龙腾空而去,蛇身在河边变成栾樨树。有一年,香山县发生瘟疫,住在河边的贫困病人无钱买药,闻到栾樨树的清香,就摘栾樨叶捣碎冲水喝,不久病好了。这件事流传开来之后,人们纷纷摘栾樨叶冲水喝。后来,每年农历四月八浴佛节期间,沙溪人采摘栾樨叶,与粘米或糯米一起辗碎,加糖等制作成栾樨饼,用于拜佛敬神,祈望袪病行好运,代代流传。


  明末清初,沙溪的圣狮、象角村一带发生瘟疫,在农历四月初八浴佛节那天,村民到洪圣庙祭拜,祈求平安,烧爆竹、舞起金龙,后来瘟疫消失,村民恢复健康,从此“沙溪四月八”巡游民俗流传开来。


  对健康与平安的祈愿,不只是沙溪人的追求。现在,每年农历四月初八,中山许多地方相继开展民俗巡游活动,金龙、银龙、醉龙、醒狮、麒麟、凤、鹤等舞蹈表演,各自翩翩起舞,多姿多彩,沿途村民纷纷点赞。这个时节,包括栾樨饼、角仔、艾果等在内的许多特色美食,备受民众喜爱,于是,观赏丰富的民俗表演,品尝甜糯的栾樨饼等美食,祛邪、祈福的美好愿望,在浓郁的烟火气息中弥漫开来。


  源于民间的传说,往往蕴含着朴素的民意与美好的心愿,不管是神农尝百草还是栾樨祛病,两者都是殊途同归。神农尝百草,后世的民众得以利用草药治病,减轻疾痛;古时的沙溪人,在长期的生活经历中,认识并体验到栾樨的食疗作用,才会利用栾樨叶与粘米做成栾樨饼,借助民间传说的魅力,在点点滴滴的岁月时光中,为一代代香山人的味蕾与健康,奉献一缕缕温暖。


  前段时间我陪亲戚到孙中山故居游览,在一角落无意中见到一簇翠绿勃发的植物,走近一看,旁边立有一块牌,写着“栾樨”字样,才见识了耳闻多年的栾樨真面目,真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如今,在一些市场有商贩卖新鲜的栾樨叶,一扎一扎卖,也有商贩卖辗磨好的栾樨粉,供顾客买回家自己做栾樨饼。胡婆婆说,她喜欢买新鲜的栾樨叶与珍珠米,送到辗磨店加工磨成栾樨粉,放在冰箱冷冻保存,想吃时再拿出来做。“自己买的珍珠米靓,自己加栾樨叶分量足够多,做的栾樨饼才够味道。”


  的确如此,胡婆婆做的栾樨饼,和茶楼、食店做的栾樨饼一样鲜香。


  一方水土养地一方人,一方人凭着智慧与勤劳,也创造了一方美食。一种普通的食材之所以能够华丽转身,演绎成为一款地方特色美食,在于这款食材在岁月的长河中,不仅以独特的风味成为当地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佳肴,而且融入人们的饮食习俗文化基因中,薪火相传。


  栾樨叶青翠,栾樨饼清香。周末上茶楼饮早茶,可以点一碟栾樨饼,泡一壶热茶,任氤氲茶气飘逸,享受大自然的慷慨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