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母亲的晚年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陈彦儒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5-25

  爸爸病逝的那年,妈妈一下子衰老了。


  对于我家来说,2016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份。三月初,爸爸外出时摔了一跤。给老爸换了昂贵的进口骨颈材料还不到两个月,爸爸的颌下长出的肿瘤,就从鸡蛋大小一下子涨成半张脸大小……


  在大医院宣布不治之后,我们只得把老人安置在距家最近的医院。


  请的护工总会让爸爸不满意,原先我想自己晚上过去陪护,可妈妈却担心我睡眠不好,每天晚上十点赶回病房,把我赶回家去睡。


  爸爸只能吃流食,所有的食物都要打成果汁状才能缓缓咽下。我和妈妈的时间被掐成紧绷绷的发条。早上六点,妈妈三步并作两步,从医院赶到市场买菜,我则煮好早餐打成汁后,赶到医院扶老爹起来洗涮,喂他吃早餐,然后帮老人按摩躺累了的腰背和膝腿。我那段时间的采访活动特别多,对于一些重要的采访,妈妈总能在八点半前赶回医院接替我。


  当年11月19日凌晨,在医院陪护的姐姐和大嫂打电话过来,称老爸走了。妈妈的脸一下子僵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泪水飙了下来。我顾不上安慰老妈,只能简单说两句,便开车赶往医院。


  老爸走后大半年,忽然闲下来的妈妈变化很大,每当我下午从采访现场回到家,就看到她呆呆地坐在客厅,电视也没开,只是不时盯着时钟,等着下午去幼儿园接宝宝的时刻……想想也是,妈妈从十几岁背井离乡去江西安远县工作,在那里结识当时在安远县外贸局工作的父亲,1978年,老爸从江西调回广东兴宁老家,经过长达半年多的奔走,老妈才得以调回广东。2001年老妈退休后,为了照顾我们三姐弟,又卖了位于兴宁市中心的三层小楼搬到珠海,一晃眼,50多个春春秋秋在风雨飘摇中流逝了……


  担心妈妈会得老年痴呆,我和姐姐鼓励她出去参加一些老年人的活动。不久妈妈告诉我,她在某个玉石床销售商那里体验了几个月,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很想买一张玉石床。


  天!这些养生的营销神话已瞄准了老妈?从事媒体行业的我深知这类以老年人为目标的亲情营销的祸害!但是,仅仅是为了让老妈知道子女对她的爱,我还是决定取出三万元给老妈买一张,妈妈推辞道:“你的钱留着吧,我用你爸的抚恤金去买。”


  2017年我迎来人生中几大打击:当年事业遭受重创,其后在体验中发现患上肺结核,正在治疗期间,比我小十岁的妻子提出离婚。


  离婚手续是在女儿读一年级的第四天办理的。其后一两个月,上课走神的女儿一直跟不上学习……事业触礁、积劳成疾身体被掏空,婚姻破裂,还要为子女学业操碎心,就在人生的最低谷,是妈妈和姐姐站了出来。妈妈把女儿的生活料理得非常好,比我大八岁的姐姐办理了退休手续后,一周抽三四天时间帮孩子补习功课。


  “有我们在,你还怕什么呢?”妈妈和姐姐不时安慰悲怆绝望的我,面对她们的鼓励,我终于沉下了心,花20多天时间写了第四本书《新闻课——如何学会与读者“拍拖”》。如今这本书在当当、京东、亚马逊和新华书店热销,被国家图书馆、2879家高校图书馆及各省市县区图书馆购买收藏,也许,这就是我在母亲节送给妈妈最好的礼物!


  妈妈的晚年,一个接一个打击接踵而至,但老妈在厄难之前挺直了腰杆!一句中国人羞以表达的却又是不得不说的话,我只能借报纸去展示出来:妈妈,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