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种棉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种棉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5-25

  饱满、囊实、干燥,迎合着一个节气,怀揣着一颗初心,纷纷容身到了棉养钵里。在江南梅雨补养塘堰之时,在布谷鸟声声啼叫之中,棉种成功嬗变,破土而出,虽仅一枝半叶,虽显纤瘦羸弱,但与我白发父母的最初对视,依然成为了农事中陶醉和柔情的一幕。尤其是满畈如兄弟姊妹一样的棉苗都在风中摇曳,那种欣慰,不谙农事的人们永远也无法理喻。


  曾经,母亲每天都会专心致志地端着筛子,戴着老花眼镜,坐在太阳底下淘金一样地遴选棉种;父亲用仅有的为数不多的牙齿嗑尝和验收棉种。之后才会摊晒在太阳底下,升华棉种的耐力。


  棉苗生长的过程中,时有野草蔓延,时有太阳暴晒,父亲母亲往往弓背曲脊地扯草施水,他们形如叩拜大地的身影,和棉苗的茁壮成长形成了强烈的互动和反衬。一行行整齐的棉苗欣然生姿,那是无病呻吟的伪诗人们笔下永远诞生不出的绿色的生动的诗行。


  父亲有个习惯,他会嗅着强烈的原野气息,顺着每行棉苗边走边观察,看看哪里至今还有棉种尚未出土,哪些棉苗已从嫩绿转成邮绿,哪棵需要移栽才布局合理……


  在惊雷中醒来的棉种,出土就邂逅到江南的丰沛雨水和父母的无尽关照,她再也不会依赖全然的救赎,她自然地汲收晶莹的甘露,快捷地走向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