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茶室开在心一隅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刘映虹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01

  开一间茶室,不用太大,小小就好。入口处几丛疏竹,横匾上的“宁静致远”,无一不写意着主人的心境。竹卷的帘子,原木的桌椅,淡淡散发出质朴的气息。大大的茶盘有着天然的纹理,横、竖、弧,诠释着人生的真谛。奇巧精美的杯盏,寓意深长的茶宠,各就各位,静待每一次心灵的碰撞在此展开。四面雕花镂空的木架子上,雅致的茶具各式各样,有些许年份的茶饼“倚老卖老”,随意慵懒,跟着茶具,或立,或卧于木架之上。


  茶室所在的地方,不一定依山傍水,就在江南小镇,在热闹街市的一角。也许,在现代文明的强烈冲击下,它会愈发孑然,清瘦的身影,孤独在繁华里。城市的喧嚣,更带给它几分冷清。


  但,这又有什么所谓呢?来这里的,是仨俩情投意合的知己,是志同道合的友人,是“闻香”而来的客人。


  把盏交心,在一段悠闲的时光里,把一壶好茶,从浓香喝到清淡,从清淡喝到无色无味,兴未尽,情绵延,余韵悠长,情意回甘。


  有时什么都不说,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品茶就好。


  来一壶绿茶吧。袅袅热气中,绿色的香味氤氲,像藤蔓丝丝萦绕眼前,澄澈了浑浊的眸子。缕缕钻进鼻尖,疲乏被驱逐,神志被唤醒。呷一口,清香沁入魂魄里,连同筋骨,一点一点,就那样舒活起来了。若是加几朵茉莉花,那淡雅的香气协同绿茶蒸腾,激活的,何止是味蕾?绿茶,恰如婷婷少女,散发着自然清新的活力。


  要不,来一壶红茶?那一盏盈盈的红,通透如玛瑙,似温婉的江南女子,最是养眼润心。端起一杯,凝眸,只一眼,已是千年。抿一口在嘴里,连味道的质感都是圆润的,从喉管顺溜而下,若玉石,如丝绸,甘醇得没有多余的棱角。红茶就像是人的中年,磨去了年轻气盛的毛刺,慢慢修炼成了趋于“圆”的好秉性。


  要消遣时光,喝黑茶最合适不过了。黑茶悄悄的让时间慢了下来,将一份美好心照不宣地延长。黑茶深厚,像极了人到老年,沉稳不慌。黑茶需得熬煮才能焕发出它的神韵,泡饮黑茶怎及煮品黑茶更具内涵呢?


  选一只陶制的壶,粗犷、凝重又不失大气。要么就用铁壶吧。那一把铁铸的壶,黑色的底子之上,点染了黄褐的印记,是锈迹斑斑,亦或是茶斑点点,写意着一幅大气的抽象画。憨憨笨笨的壶,连“脸色”都是铁青着“不给你好看”,却与黑茶活生生“配一脸”。壶不说话,它默默地改变着水的质地,使之更软;它以其阔大的度量,容纳着黑茶在怀里“咕嘟咕嘟”,吞清吐浊,唠叨唱歌,渐而释放醇厚陈香。


  来煮茶吧,将壶架于炉火之上,慢慢熬煮,煮一段闲暇的美好时光,煮一份历经考验的姊妹情缘。熬、煮、焖、泡、滤、品,就在那一个晨起或午后,再不用恨什么“纸短情长”,一壶黑茶,一煮,一饮,就是地老天荒。


  白茶、黄茶、青茶,无论哪一种茶,用心去品,就能品出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感受。


  喜欢在雨天,沏上一壶茶,安然地看雨在玻璃上蜿蜒爬行,任意涂鸦,自在惬意;徜徉在轻音乐里,看雨中怒放的一朵朵伞花,惊喜于五颜六色在此刻呈固态于液态下飘摇、曳动,鲜亮了那一片灰蒙蒙的背景,鲜活了那颗暗淡的心。目光一路追随,或许至街的转角,戛然而止,留下一串余韵;读雨中一幕幕短剧,一个个故事,一场相约,一段偶遇,两手相携,四眼脉脉,温情的,辛酸的,惊喜的,伤感的……心,就那样跟着揪起、放下,酸涩、温暖、甜蜜……


  看着路人行色匆匆,神色仓皇,我更感恩小小的茶室容留我疲累的心在此休憩。在一盏茶的光阴里,静静感受杯中禅。当被揉捻的茶叶遇上了纯净滚烫的水,它褪去了生涩,在水中迅速翻转、升腾,继而绚烂绽放,升华自我。品一壶好茶,茶入口,齿颊生香,喉韵生津;入心,过滤掉杂质,撇去杂念,沉淀下浮躁,心,慢慢归于沉静。


  开一间茶室,在心之一隅。晴天,打开临街小窗,邀阳光进来,照耀的又何止窗台那一盆绿?雨季,聆听雨声,听雨拍打窗棂,似说着“让我进去”,不禁哑然失笑:任你如何心急火燎,我在这儿独好!


  清香笼罩的茶室里,一段古筝,一首佛曲,袅袅梵音如水缓缓流淌在心湖之上,我将烦忧和浮躁折叠成小舟,放逐到心之外的天涯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