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春与夏,悄然过渡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唐风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01

  出于一种仰慕,灵魂被季风催动。


  我知道。春与夏,正在悄然过渡。


  庄周御风的苇舟将我度向你的翠域,一片叶子的栖所。


  你,彤彤如火的叶子,摇曳在料峭的春风里。迁移的梦,自西而东,茕茕翩跹于海湾潮冷的雾濛。微绿、含蕊。


  一层轻薄的霜白覆盖着、敛收了浑身的暗香。


  沉重仓促的步履收紧你期待的心褶。叶子,蜷缩了灵动的舞势。


  是南朝女子的羞涩、拘束,还是汉唐女史的古典、含蓄?


  趁着街巷的虹霓,贪婪地将你此际的妩媚尽收有限的视域.


  然后,悄悄印拓成一方怜爱的永恒。


  风有些凉。


  不忍你孤悬于粗糙的枝柯,空栖于风的穿梭。伸手,将你采撷,捧于掌心。哈去晨曦下晶莹的冰花,舔舐轻濛于叶面上的烟尘。抹展、抚平、温暖。夹在我灼热的心扉——珍藏!


  只愿你,从此,不再飘零,不再冷瑟,也不再寂寥。


  静默在我滚烫的魂魄时空,直到绿风暖怀的节令将氤氲我胸膛深处的火唤醒。


  春向夏的过渡,是生命在宇宙灵空轮回的宿命,是爱慕与神往激励的征程。遥迢而坎坷,纠结而幸福,难舍又难分。芜杂在混沌而清晰的头颅的,是隐痛的爱的情愫。念想从身体的原点发酵,以战栗的手指点化一片混沌。你的影像本色成纯净的月之白,呼吸香畅在江南甜润亢奋的气息中,脉动柔韧我赏阅的眸子——涟漪轻漾。


  怎忍心折叠、揉搓,更别说切割。


  只这样将彤彤的叶子轻轻铺展我心灵砾石碐嶒的河床:


  以温情的目光剥离雾霜粘连的叶衣,以发烫的光刃厘析暗香慢溢的茎脉。


  晨曦初露的时候,你的芳菲透过窗棂的缝隙,激活了寡淡许久的味蕾。灵魂随着你缓缓地由白而粉,由粉而红的质地嬗变而膨胀。叶子在光合中蓄养着了我的灼热,将蛰伏的念想统统唤醒!


  那一刻,贴近淡红的叶面,聆听到愉悦的露珠沿着灵魂的核,滴答、滴答……


  整个南国,在这个春天湿润,依然在庄子神秘的点化之地等待、等待!


  等待五月的婉约……


  在西岸,


  邂逅一场东岸的雨


  整合所有的体悟和感触,这个细雨绵绵烟雾袅袅的季节最贴近心灵窗口,最打动心弦的字眼就是邂逅。


  在西岸,邂逅了一场东岸的雨。


  横越悠长在的苍穹,相见。


  这是一个季节的礼遇,一个空间的安排,关联着什么,或者在冥冥之中又暗示着什么。


  风叶凉,雨夜冷,雾亦蒙。


  将两颗悬了许久,而今终于相拥想贴得心烘托得那样温馨。淅淅沥沥的龙舟雨漫洇出这样诗情画意的情境,那是造化布饰的色调。


  既然遇见是虚与实的化合,那就让你我用身体的软壳紧裹生命的核,为冷硬的现实和坚韧的精神,度量一个恰如其分的契点——不逃避,不戳破。


  能够将一个世纪的期许浓缩于一瞬,这或许就是天公赐予一堆痴情红男绿女精彩的天命。


  阳光尽情释放着蓬勃的能量,贝壳汹涌地挤压着海水的波动。亿兆年的生命提升,将两个生灵契合在特定的唯一的时空,贝壳的呼吸开始温热、滚烫,太阳的光柱开始挺拔、饱满。一刹那,他们将六朝古都5000年的人文风流荟萃于一点,凝结成酽酽待化的精神酵母,从根部疯长,从水湄出发……


  承着天意预指的方向,顺着造化铺设的幽经,相伴前行。这种行走,幸福——最广、最深,也可能最富韧性和质感。


  在西岸,可以邂逅一场东岸的雨,


  在东岸,也可遇见一场西岸的雨。


  冥冥中,嚣尘里,这年这月这日都会如是向你我告白:


  双手向阳,心境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