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父亲趣事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周俊峰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15

  父亲用力蹬着车,像风一般带着我们,我那时候在想,什么时候我能骑上自行车。


  父亲长得很高,年轻时身板硬朗,或许是那个年代的统一标准吧,特别瘦。他是篮球队的主力,打球打得很猛,跑得很快,弹跳也很好,尤其是中距离投篮,一投一个准,我妈就是这样被他俘虏了。我小时候在场部也看过他打球,端着半碗饭跑到家后面的篮球场,边吃边看,感觉他很厉害,长大一定要学他。后来,因为几次搬家,父母两地分居,就很少机会看到他打球了,到了我高中的时候,我已经是校篮球队队员了,回村里在身兼晒谷场的篮球场上投篮,他来喊我回家吃饭,竟一时手瘾,从我手上抢过篮球,连投了几个中投,还是那么神准,他笑了。回家后他竟然张罗我们表哥表弟几个组支篮球队,后来此事虽然没成,但父亲此心不老,篮球梦一直都在。


  其实,父亲最厉害的还不是打篮球,而是下中国象棋,在我记忆中,小时候家里好像就没怎么买过毛巾香皂肥皂牙膏和脸盆口盅之类的,还经常多了送别人,那都是父亲参加象棋比赛赢回来的奖品。我也有去看过他比赛,一大口盅茶水,一包烟一盒火柴放在边上,聚精会神地排兵布阵,走马行卒,双方你来我往后,父亲点上一根烟抽上几口,好想一会儿,猛地拿起红车,大喝一声将军,结果又赢了,笑嘻嘻地回头看着我,然后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说回家吃饭去,那种潇洒那种从容,给我的童年增添了不少快乐和羡慕。


  父亲是农村长大的,从小往池塘里往河里钻,游泳技术特别好,这都不算什么,他还是一绝,就是徒手摸鱼摸虾。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肉吃,妈妈身体不太好,我们又在长身体,很需要些营养。父亲尽管上班很忙,回来后一有空就叫上我们哥俩,拎着个空桶跟他去河边,他下水后沿着河岸慢慢地走,边走边摸,不一会儿就把摸到的鱼虾扔到岸上,我们赶紧捡到桶里,走了那么一段后,就有小半桶鱼虾了,然后带着我们两个,踩着夕阳回家去,路上我在想今天的晚饭,想着想着就流口水了。可以说,父亲这一绝,在物质匮乏的那个年代,可真是让我们饱了口福,至今说起来,父亲只是嘿嘿一笑,说一句那不是没办法么,他却不知道他的神奇在我们心中的绝高地位。


  听妈妈说,父亲的酒量很好,我从小到大从来也没见过父亲喝醉过。父亲常说,喝酒是心情,没必要拼命。他自己回忆了一下,从会喝酒到现在只喝醉过三次,一次在农场,一次在建筑公司,都是特别高兴的事,还有一次是他发小结婚在村里摆酒的时候混酒喝倒了。他最喜欢的就是红米酒,还有九江双蒸酒了,每天晚上二三两,从来不超量。记得小时候家里没什么余钱,他还是有点酒瘾,每天晚饭前都会让我去村头的小卖部给他打酒,那时候的酒是散装米酒,一坛坛的,卖酒时,都用固定的竹筒打酒,我还记得有二两、三两、半斤不同的竹筒,斤两特别准,用漏斗装到酒瓶里,我小心翼翼地拿回家,还好吧,不敢把酒打翻,印象中也没有打翻过。现在,父亲虽然开始老了,还是每天二两红米酒,抿一口吸溜一下,仿佛这是世界上最快乐的时候最爽的事情了。


  小时候家里就一辆自行车,二十八寸的,有横通。出门的时候,前面横通加绑一个竹篾编的小椅子,我坐在上面,妈妈背着弟弟或抱着他,一家四口就出门了,父亲用力蹬着车,像风一般带着我们,我那时候在想,什么时候我能骑上自行车。后来,我考上了镇里的初中,离家有五六公里,父亲说暑假你该学单车了。他拿上一根实木扁担,稳稳地绑在车后座上,让我扶着车把,先学推车,再蹬三脚架,因为人小腿还不够长,下来让我坐在横通上学骑车,摔了几次,但是有扁担支撑着,也没什么事,不知道怎么弄竟然就会骑车了。开学前,父亲给我买了新单车,让我自己去上学,骑上新车的那一刻,甭提有多神气了。他只是淡淡地说一句,路上车多,自己小心。三年过后,我考上了纪念中学,离家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没有直达车,我是踩了三年单车上的高中,每周回来一次。在六年的单车路上,我长高了,晒黑了,也变结实了,至今仍十分怀念那段骑车上学的日子,特别是父亲的那一句路上车多,自己小心,想起来心里一直都暖暖的。


  不知不觉,自己也当了父亲,才明白当父亲是多么不容易。父亲的许多趣事,一直陪伴着自己成长,给我的人生路上增添了快乐和动力,每每想起来都历历在目,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这些都注入了我的血液里,融进了我的脑海里,将会陪伴我的一生,感谢你父亲,感谢你带给我的一切,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