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请您打我一顿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大海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15

  高中以前,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打过我。直到大二那年暑假,父亲却要打我,而且确实扇了我耳光。那时我已满二十岁。二十岁是成年的大人!我长得像母亲,皮肤白皙、身材修长。母亲身高一米六五,是女人中的高个。一米六八的父亲皮肤粗黑,是男人中的矮子。我怀疑自己不是父亲亲生。否则,他为什么对我如此苛刻,还要打我?


  那是大二第一学期开学前夕的事。父亲为我筹够这一学年学费18000元,将银行卡交给我。我上的是三本独立学院,学费比一般公立大学贵。父亲下岗后在私企做货车司机,每天起早摸黑累得一身酸臭。我知道父亲的钱浸着血汗,还是忍不住取出5288元,买了苹果iPhone 5手机。我将新手机压进箱底,准备到学校才用,被帮忙收拾行李的父亲发现。父亲暴跳如雷,揪住我问:差下的学费怎么办?我战战兢兢地说,找放贷的人借。父亲愤怒地问:怎么还?我小心翼翼地说,勤工俭学。父亲大骂:勤个屁,老子那么勤快还活得这个鸟样!我也愤怒:要是你有出息不离婚,我也不会这样!父亲几乎咆哮,“你敢这样说我,滚”,一记耳光劈上我的左脸。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夺门而出时发誓:不再踏进家门!


  之于我为何挪用学费买手机,源于我在大一时认识个身段如杨柳的女生。我满脸青春痘,荷尔蒙时刻想要冲破身体束缚,而杨柳女生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知道她家境很好,追的男生也多。当时,支持同学们自信的是iPhone手机。我做梦都想拥有一台,而且要新版的。很多时候,虚荣也是一个人的实力。我觉得有了iphone手机,才有资格和她对话。而父亲要我滚,可能只是口头愤怒,他很快补齐学费到我卡上,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按时到账。但我没打算原谅,他的电话一概不接,特别重要的事情用短信联系。


  其实我早对父亲不满。父母的婚姻,属于典型的“门不当户不对”,三天两头矛盾不断。外公外婆在机关上班,母亲进了事业单位。爷爷奶奶是普通工人,父亲上班的国企效益不好。母亲得知父亲将要下岗,偷偷去找他们的厂长。厂长离婚不离家,打着单身幌子搞了几个漂亮女下属。母亲在付出之后,并没保住丈夫饭碗。下岗的父亲在家喝酒痛哭,还打了母亲。舅舅怒气冲冲地痛打父亲一顿,将父母的婚姻也打断……麻绳样的丑事传闻,是我从父亲酗酒痛哭中分析出来的。母亲决绝而去,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女有了新归宿。我木然地跟着父亲生活,内心开始震荡。高中开始,我还排在班上前十,成绩后来倒退。我做过分析,要是父亲有本事不离婚,我至少可考取一本、二本。我的不满变成怨恨,父亲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那次之后,我没有回家。临交学费时,父亲将钱打到我的卡上,还发短信提醒:不要借钱,利息高骗局多,有困难和我说!我认同父亲的看法,而且我真的勤工俭学,去做家教。但我内心对父亲鄙夷,你有什么能力给我解决困难?连买个手机都要打我!我自尊更受重创的是,杨柳女生得知我的家境,摇摆着身体远去时挑明:两家不同路,缘分没可能!我的人生第一次爱恋因家境而灰飞烟灭。每次看见大人开着豪车来校看望子女,我的眼睛都会充血,暗骂自己不能选择出生。我憎恨父亲,都是他没出息造成我的困境。


  我在怨恨和自卑中读完大学。世事反转,这种逆境怨气在无形中化作上进的动力,我努力学习,发誓将来出人头地。大四实习时,省城一家知名企业来校招聘实习生,我与几位成绩较好的同学应征成功。毕业后,顺利留在公司。这家公司待遇优厚,还对管理级员工购房提供免息首期借款。在我晋升为副主任级管理干部时,公司里一位李子花样的女孩和我确定恋爱关系。情长事美,我抱着李花女孩约定:等攒足装修费就买房结婚!


  这期间,李花女孩提出见我父母。我郑重向她讲述曲折的家庭故事,还特别抱歉地说了我和父亲的关系。李花女孩突然大哭,说她父亲跟我父亲情况差不多,他们在人前藏起悲苦,背后艰辛地支撑子女成长。我突然忐忑不安,已经六年没有回去。李花女孩给了我启示,我想验证下父亲的感情。就对她谎称公司安排出差,也没给父亲招呼,匆忙赶回老家。


  我在夜色苍茫中敲开家门。难以置信的父亲慌忙接了我的行李。我对久违的家扫视一圈,客厅、阳台、洗手间及父亲房间,非常杂乱。父亲应该久没收拾,也没交往女人。与李花女孩同居前,我的住处也这样脏乱。直到推开自己房间,我才大吃一惊:一切齐整,也没霉味,床底摆着我穿过的球鞋,破旧而干净。可想而知,父亲唯独而且经常整理我的房间!


  此时的父亲较以前动作缓慢,他颤颤地来到我面前,抹着泪说,天天盼你回来……不说啦,我马上出去买你喜欢吃的云吞!父亲掏边角残破的钱包,取钱时头往后微昂,似乎有了老花。我一转身,瞅见父亲钱包夹着的相片:是父亲在离婚后带我去公园照的那张!那时的我长得与父亲一般高,父亲很喜欢那张相,还说我们是好兄弟。头发花白的父亲换上旧球鞋,消瘦的胳膊去拉房门,仿佛在拉沉重的货车车门,背脊也显得微驼。


  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我抱着父亲,通地跪下:爸,请您打我一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