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雨中荷花池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陈梅燕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22

  雨下得正酣,我又撑开了伞,走向岐江。没有人知道,我是为了那一池荷花而去的。


  我知道那湖中的荷花早晨开得最美。美得挺拔,精神,独立,傲然。你来或是不来,它都是盛放的姿态。可雨下了,这下得有点猝不及防的大雨,会让它收起姿态吗?又或者是让它有了颓态,一蹶不振,我想我有了那份窥视的心理,有点一探究竟的况味,看花,也更像是看人一样,居然变得饶有兴味。


  雨打在伞上,密密匝匝,如同春蚕吞吃叶子发出持续不停的声响。这声音能钻进人的心底,似乎让人觉得,雨也有了自己绵长的气息和生长力。我慢步雨中,发现路两旁不知名的花开着,朵小而娇,花艳而俏,淋不湿的馨香,在雨幕中散开来,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伞外的世界被雨滴笼罩着,暗淡的天色预示着似乎有更大的风雨。水汽迷濛中不经意的一个眺望,发现岐江上居然有一只白鸟掠过。虽然它飞得很低,不知是去觅食还是准备去躲雨。为什么雨天不呆在巢里呢,就像人躲在被窝一样,不更好一点吗?


  可不是,还有人在雨中跑步呢。想想自己也是在雨中的,会不会也成为别人眼中的另类,另类就另类吧,好歹我还有一把伞,也不算突兀。每个人都有困囿于心旁人无法解的惑,谁又能知道一只鸟是怎样想的。鸟也许是想率性一点吧。这样想时,就为一只鸟释然了。


  来到岐江公园的荷花池时,只见细密的雨脚踩在水面,水面上便有了微微的凹点。持续不断的小旋窝就像一个个嫣然一笑的美女,别有韵致。还没看花,湖就已是一派氤氲动人的景象了。而花,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毫不颓丧,白得脱俗,粉得动人,挺起的花瓣迎着雨,仿佛能对雨说,你打你的,我开我的,你下你的,我美我的。倒是周围那些簇拥着它那半青半黄、还有点干枯的叶子,让人不忍目视。我有点想不明白,打落在花上的雨,那么密集,那么无情,毫无怜惜,花何以还那样精神而有力量。难道仅仅是为了美而美,就可以抵御风雨的痛击了?


  我久久不曾离开,不离开的我发现了花的疼痛。雨落一下,花瓣就轻轻颤动一样,雨持续不断地落,花就持续不断地动。真让人担花会折了瓣,成了雨中臣子。可似乎它又很有韧性,被雨弹压,又能把雨卸掉,升回到原来的模样。雨过无痕,它还是饱满的、精神的,甚至更明艳动人了,让人心生怜惜,也心生敬畏。


  看了看时间,虽然不舍,可我不得不离去接孩子了。接了孩子走出教育机构不远,瓢泼的大雨让只有一把伞的我们选择躲在商店的走廊避雨。儿子坐在凳子上,拿起我的手机下起了他钟爱的国际象棋,进入他的智力角逐。


  这时,我注意到,坐在长凳另一头的还有两个人,估计是夫妇,在悄声唠嗑着。我估计他俩是说雨,一派岁月静好的样子。此刻,有人执伞前来,送到他面前,听聊天像是他们热心的邻居。不知为何,男的执意不要伞,走进雨里,说回去就冲凉,伞是多余的。女的撑开伞,追了上去。


  这一幕把我还飘荡在那花那湖的思绪拉了回来。女人在风中飘卷起的花裙,让我觉得像花,男人倒是像不成样的叶子。可他们风雨中的身影,感动了我。


  我在想,那一池的荷花,会不会因为这雨落在岐江的风景里,而有了脱俗和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