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捞鱼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田际洲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22

  夜下大雨,清江暴涨。天刚一亮,刘刚就接到杨军的电话:“刚儿,我们捞鱼去。昨晚涨水了,我看到江里有好多鳔子。你把你的大拦网拖上,我们在乐园口下网。叫上小清,让她也来!”


  开着皮卡拉着大拦网,刘刚拨通了小清的手机:“我们在捞鱼,你来不来?”翻了一下身,小清闭着眼:“我不来了,到时你送一两条小鳔子就行了。”后又翻一下身,小清只管睡自己的觉。


  但过多久,她又接到杨军的电话:“我和刚儿在乐园口捞鱼,你来不来呀?”跟刚才回答刘刚一样,小清回答:“我不来了,到时你送一两条小鳔子就行了。”翻一下身后,小清又睡着了。


  中午一到,小清醒来,伸了几下懒腰,先打刘刚的手机:“刚儿,捞了多少?”刘刚气喘吁吁的回答:“我一条都没捞到。捞到了我肯定送你两条。”她接着又打杨军的手机,问捞了多少,杨军也是气喘吁吁地回答:“我一条没捞到。捞到了肯会送你两条。”


  吃了午饭,想到晚上小英同学要到她家,小清就去买菜。到了乐园农贸市场,她打算买一条鲜鱼,就往鱼摊儿走。看到刘刚和杨军在卖鱼,就过去看看,他俩卖的都是一尺来长的白鳔子,转身就要去别的鱼摊儿。


  “小清,小英同学今晚不是要到你家吗?你瞧我的鳔子,我卖别人八十块一斤,五十块一斤咋样?”杨军拧起一条鳔子,上前拦住小清。刘刚也拧着一条大鳔子跟上,来到小清跟前:“我卖别人也是八十块一斤,我只收半价,四十块一斤,一条五十块,多个十块八块就算了。”


  “可惜不新鲜了,用不新鲜的鳔子招待小英不好。”伸着食指点了两下杨军提着的鳔子,小清又要走。“我的鳔子,还是活鲜鲜的,怎么会是死的呢?”杨军提着鳔子上前,拦着小清,并用戴着一枚金戒指的食指指着鳔子的嘴巴说:“小清你看,它的嘴巴还在动,怎么会是死鳔子?”


  “小清你看,我的鳔子也是一样,嘴巴还在动,鲜活得很!”刘刚提着一条鳔子挤了过来,也用戴着金戒指的右手食指指着左手上的鳔子嘴巴说:“小清你看,它绝对没死,鲜活着哩。”


  哪儿都是买,小清就把手里的菜篮往刘刚、杨军面前一举:“一人一条,我是一百块的,你两个扯分。”小清说完,摸出一张红票子。杨军从小清手里接过红票子,把手里那条鳔子啪地扔进了小清的菜篮。


  拧着菜篮子,小清出了农贸市场。到家之后,她一看时间还早,就把两条鳔子破了。破鳔子时,她从一条鳔子嘴里抠出一枚铁硬的东西。是啥东西?她洗净后一看,是一只金灿灿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