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花语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梁凤梅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29

  据说,《全宋词计算机检索系统》统计,出现次数最多的字分别是:风、花、云、月……这个好理解,大致理解为风花雪月吧,宋人的浪漫婉约可见一斑。历史学家汤恩比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生活在中国的宋朝。


  全唐诗也被检索过,出现最多的字是“不”字,真是令人费解,甚至失望。为什么不是花间一壶酒的“花”字?为什么不是花间一壶酒的“酒”字?所以大数据强大是强大,但有时没什么意义。一个“不”字,既没有温度,也没有味道;既不能反映历史环境,也不能表达人文情怀,却被提出来代言光芒万丈的唐诗,这是大数据的阴差阳错。


  可以说,在唐诗宋词中,几乎每位诗人都写过花,或者说同一种花几乎被每位诗人写过。出现得最多的分别是牡丹、梅花、兰花、菊花、桃花、莲花、杜鹃花、梨花、杏花、桂花等等。朵朵绽放,灼灼其华。香或浓或淡;色或艳或雅;格或高洁傲骨或温柔可人,都被诗人赋予不同的情怀。有的被写绝了,比喻李白的牡丹,陶渊明的菊,周敦颐的莲,成为了个人专利,没人能超越。


  梨花,也美,也香,虽然没被写成专利,但她占尽了天时地利。杜甫说:只缘春欲尽,留著伴梨花。刘方平说: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元好问说:梨花如静女,寂寞出春暮。晏殊说:燕子归来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梨花寓意离别,她代表春夏的临界点,代表一种情怀。因为梨花落尽,春天便过去了,所有的春情春愁春病便不药而愈。特别是广东的春天,短暂而迷离,清明一到,夏天便在门外急促地敲门,稍不理睬,便破门而入。


  女人都爱花,但最爱花的,未必是女人。可以说,杜甫才是最爱花的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杜甫不但爱花的美,还能感知她的哭笑,忧愁。《江畔独步寻花》里,他在成都锦江河畔散步,一连写了七首绝句。红花白花、深红浅红、千朵万朵,高枝低枝,俨然成了花海。放在现代,被大V这么推送,一定成为网红打卡点。彼时,杜甫已50岁了,一个老头,流连花海,颠狂不已,不是真爱是什么?但杜甫又爱又怕,“江上被花恼不彻,无处告诉只颠狂”“稠花乱蕊畏江滨,行步欹危实怕春”。春花秋月,人间至美,惹人爱惹人怜惹人怨惹人怕……所以杜甫看花是花:红花白花、深红浅红、千朵万朵,高枝低枝;杜甫又看花不是花:不是爱花即肯死,只恐花尽老相催。又爱又怕的不是花,是老相催。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异曲同工,但感情更直白更浓烈更深情。


  看过陆小曼的一篇日记,写她去大觉寺看花。但左一句摩,右一句摩。我的心思都不在看花了,而是看她风情万种地向徐志摩撒娇,真是人比花娇。如果代入张爱玲的公式,那么陆小曼和林徽因音就是徐志摩永远的红玫瑰白玫瑰。但不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人生。林徽因选择了嫁给前途无量的梁思诚,陆小曼则选择了与前途无量的丈夫离婚,嫁给徐志摩。林徽因是聪明清醒的,世人都说,林徽因一辈子被爱她的人宠溺着,一生完满。陆小曼则任性地挥霍上天的馈赠,将一手好牌打烂。前半生是京城名媛,一代传奇;后半生却风雨飘摇,告别爱情、财富与美貌。但谁又说陆小曼不是爱憎分明,痛快淋漓,是对人生的透彻领悟? 倒是林徽因如何聪明也好,徐志摩一定是她一生的心理阴影,她的痛苦一定是如影随形。


  朱自清先生说过,北平的花是赶着赏的。我弱弱地问一声天国的朱先生,哪里的花不是赶着赏的?好了,我随便问问,您就不用回答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