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换鞋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泥冠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6-29

  草草问丈夫:起名的事你跟爸说了没?


  丈夫说:你不去吃我姐的喜酒,我才不会说!


  草草说:一码归一码,那是两码事!你不说我去说!


  山雀子把夕阳衔进鸟窝的时候,公公开着小汽车回家了。


  草草正在收晾衣杆上的衣服。


  草草正把一个一个衣架撸下来,动作麻利得很。


  草草晾衣服都是用衣架子撑的。她说这样衣服才没有皱褶,穿着体面。


  公公把车停进车库,要进屋的时候,草草跑上前去说:


  爸,我弟弟的小孩要起个名字,您能帮忙起个名字吗?!


  公公和颜悦色看着草草说:你弟弟弟媳都上过大学,他们会起。我起的名字怕他们不待见。


  草草说:那可不一定!您当老师这多年了,帮镇子上的小孩们起的名字大家都说好——他们一个个又聪明又健康,叫得响还有出息!您就帮忙起一个吧?!


  公公说:听曹超说,他姐的喜酒你不打算去吃?


  草草顺下眼皮,嘟起嘴儿说:姐太欺负人了!谁叫她欺负我们哪!


  草草说到这里,听到两声很重的干咳声,抬头去望,只见丈夫曹超在大门口对她鼓腮跺脚使眼色,还使劲招手叫她过去。


  她过去了,曹超想拉她说话,她猛一犟身子,揪下鞋套上楼去了。


  曹超赶上楼去小声说:姐是爸爸妈妈的心头肉,你这样说我姐,不是在割他们的心头肉吗?!


  那他们为什么不制止她?让她穿着泥巴鞋在堂屋里走来走去,还上楼进到我们房间里去,看不见这屋里是铺了地板的吗?!草草一边往衣柜里挂衣服一边拿话呛丈夫。


  曹超说:那是我姐的错,不能让我爸我妈受罪!


  草草一屁股坐到写字台前的大靠椅上说:


  我们每次去她家,她都守在门口要我们换拖鞋,好像不换鞋就不许我们进家门!可她呢?她把我们的家当成了菜园地,当成了垃圾场!我真佩服她,脚上那么多泥巴也敢往地板上踩!


  曹超说:我姐在家长大,那时候没有哪一家不是穿着鞋子进的。那天我看见我姐在大门外蹭过泥巴的……


  草草呛道:世道不同了,土坯房换成了楼房,还花多少钱装修的,能随便踩吗?!她的眼睛就看不见吗?!


  这时候,草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最流行的《沙漠骆驼》——是清华大学版的。草草看一眼,是曹超的姐来的电话。


  喂,哪位——?!草草明知故问。


  对方回答说:草草,吃晚饭了吗?我是你姐!刚下班回家,还没来得及吃饭呢,先打个电话向你道歉!这次回家,我穿着一双泥巴鞋把你们那么好的地板踩得花花的,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你性格好,没有责怪我,可我心里一直很自责!你和曹超勤扒苦做,把个家建设得那么好,我不光没帮上忙还帮倒忙,真是对不起你们!今天我郑重向你们道歉!


  穿衣镜里,草草脸上的肌肉变得松弛了,旋即现出两个酒窝窝。她连连说:姐这样说见外啊!我知道姐不是故意的,完全是因为不习惯!我们乡下人多少年不换鞋,可这世道变了,变得大家都不适应了。不瞒姐说,我也是经常不脱鞋就冲进屋,把地板弄得大花脸一样,得花很多时间去打扫,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习惯呢!欢迎姐和姐夫常回家来走走!


  一定的!这次我家摆酒席,接你和曹超一起来玩!


  草草说:姐家摆喜酒我能缺席吗?这次我跟曹超要提前一天去,在姐家过一夜。听说城里又添了几个大景点,我们要去好好看看!


  挂断电话,草草对曹超说:你爸真行,这么快就打电话给你姐了!接着下楼去,找到公公说:爸,我和曹超明天就去姐姐家吃喜酒,您和妈需要买点儿什么吗?


  公公说:如今城里有的,我们这镇子上都有了,不必那么麻烦!


  公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递给草草说:我起了三个名字,你们看看能用不?


  草草接过去看一眼,眉毛喜得飞起说:这三个名字我都喜欢,不过,我还是用微信发给弟弟弟媳让他们去挑吧!


  公婆把草草的儿子从幼儿园接回了,在门口换鞋。草草忙跑过去接过公婆手里的鳄鱼图案的书包,朗声说:


  妈,我和曹超明天上姐姐家吃喜酒去!


  公婆喜眉笑眼地说:要得!


  ……月亮升起了,大大的月亮散发着醉人的晚餐的香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