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线上爱情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陈小莉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7-06

  离异的她,更年期的女人,与时俱进,上交友网站注册了。


  有人搭讪:丧偶,58岁,上海,医务工作者。


  她立刻去信,并留下专线电话和专用微信号。却数天才收到回信。


  “自孩子她妈车祸去世后,这么多年,我已习惯了独居生活。女儿执意要我找伴,说是让在外地工作的她安心些。我是一名医生,工作忙,累。不喝酒,不抽烟,爱弹钢琴,以缓解工作的压力与内心的孤寂。曾晖”附照片。


  照片是工作照,医院宣传栏张贴的那种,端正的五官,虽有些秃顶,仍不失帅气。


  一个弹钢琴的帅气的大夫,靠谱!


  保守的她,还是选择了通话联系。电话那头是磁性十足的男中音,很欢喜的语气:“你的声音好甜美好亲切!听你说话,我们好像认识很久了。”


  通话就这么自然而然,滔滔不绝。他完全理解她暂不露面的解释;他说到亡妻给他带来的打击,泣不成声;她提及前夫的背弃,咬牙切齿;他们说了共同的孤独寂寞,更说了彼此的好感,和相见恨晚。


  她常泡会海,他常有手术,两个人作息正好相反,于是,交往以微信留言为主,只是称谓在迅速亲近,话语在急剧升温:


  “一夜手术,今天又有会诊。强迫自己不想你,真是煎熬!等我电话!你的晖。”


  “晖,醒来就是你的来信,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一放下手术刀,满耳满眼全是你!真想你啊!”


  “我懂!我也想你!”


  “宝贝!你就是我的宝贝、我的宝宝、我的亲亲!爱如潮水,多么美妙!”


  “亲爱的,我的身体里蹦着一颗渴爱的少女心!我们都不年轻了,让我们彼此珍惜!”


  “老婆!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一定不要错过!给我一双翅膀吧,我要飞去你的床边,吻你,抱紧您……”


  “晖,哦不,老公!我的思念是决堤的海!啊,来吧,吻我,抱我,化掉我……”


  爱情烧得她几乎虚脱,似睡非睡中,总被他滚烫强健的身体紧搂猛攻——两条火体纠缠互撞,膨胀,融化,燃烧,升腾,飞散……


  信,如期又至:


  “啊,我的小亲亲,我的世界全都是你!哦,对了,女儿怀孕了,未婚先孕,没房没积蓄,怎么办?”


  他的女儿就是她的女儿,何况,女儿还是他们间接的红娘哩!她只稍作思维便下了指示:马上买房,尽快结婚,孩子得出生在一个完整、稳定、有爱的家庭!


  “对,立刻给女儿汇款!把套在股票里的所有积蓄,全部取出,大亏,也不管了!”他豁出去了。


  亏什么亏?付首付贷款买房。她盘算了一下,首付也就80万,但是,这点钱她还是拿得出的,就当是给小外孙的见面礼吧。


  “这怎么可以?!”他见拗不过,权当向她借,并当即写下借条,要马上送过来——虽然病人离不开他,可是,他只有一个女儿,更何况,他是如此想她,要她……


  “当然可以!”她心里、口里同样决绝,“真爱当前,金钱算什么?只许人来,不要借条!”雷厉风行的她,要过女儿的账号,当即把钱打了过去。


  电话又响——怎么,爱人已到?热线那头,却像个无助的孩子,带着哭腔:危重病人的家属跪在他前,求他救命!


  人命关天!爱火如焚!怎么办?


  到底是女干部:他不能来,我去,不就成了?


  起飞前才通知他。他果然狂喜得像个孩子,“女王、宝贝、亲亲”的乱叫乱“啵”:“我来接你!”


  被即将到来的幸福击晕,就在关机前,她第一次高调发了朋友圈,标题是“因为爱情”,配图为牢牢抓在手里的登机牌。


  飞机终于着陆!飞奔出站口!


  可是,人呢?眼睛都要鼓出眼眶,也不见那饭里茶里的身影脸庞。打电话,是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您拨的用户已停机。”发微信,通讯录里已无该联系人;交友网站他的ID,拒收她的去信;致电医院,人家说,曾大夫早已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