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那株金银花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陈辚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7-20

  每当读到金代诗人段克呤金银花的诗“有藤鹭鸶藤,天生非人有,金花间银蕊,苍翠自成簇”时,不由想起老家庭院的金银花,那可是一株生长在我记忆,令我怀念、愉悦、伤感的花。


  那时我还在读中学。我的小妹映君,从村里的拉丝厂移植一株金银花,种在老家庭院的一个花盆上。隔年春后,金银花长势茂盛,密密麻麻、卵形的绿叶就爬满了墙头,充满着灵性和生机。母亲让我在庭院左角落为金银花叠建了一个花堆,又搭了一个竹架。几个月后,竹架上爬满金银花滕叶,满眼葱翠,又遍开着一串一串的小花朵,黄白两色交错,娇俏妩媚,又芬芳四溢,沁人心脾。清代王夫之有首《金钗股》诗:“金虎胎含素,黄银瑞出云。参差随意染,深浅一香薰。雾鬓欹难整,烟鬟翠不分。无惭高士韵,赖有暗香闻。”真是写出了金银花的娇美、芬芳和雅韵。


  母亲说,金银花浑身是宝,清热解毒解暑。确实,“金花间银蕊,草药抵万金。”金银花,又名忍冬花,是蔓藤爬攀植物,又因一蒂二花,两条花蕊探在外,成双成对,形影不离,状如雄雌相伴,似鸳鸯对舞,故又有鸳鸯藤之称。中医学记载,金银花甘寒,归肺心胃经,功效为清热解毒,疏散风热。每当金银花开花,母亲都会细心地把金银花一朵朵地采摘下来,然后趁花鲜嫩煮水给我们当茶水喝。我来汕尾工作后,母亲来汕尾时,知我很喜欢金银花的柔润醇厚、甘中有苦的味道,都会采摘一塑料袋金银花的叶和花带来。


  可是,这么一株开满着翠色和鲜花的金银花,在我家庭院静静地生长十年后,至1992年的夏天,有人对我爷爷说,金银花种久会有“神”的,对家庭不吉利。于是,爷爷用板刀把金银花砍剩下一个根头。想不到几个月之后,我的爷爷便去世了。我母亲一惯喜爱种花,她不信金银花有“神”的话,又在母亲的精心培植下,那株被爷爷砍存剩根头金银花的盘虬又生长出许多芽苗,而且长得很繁茂。只近一年时间,它的滕枝不仅缠满了棚架,长势比以前更茂盛,还爬上老房子,绿叶掩盖一半边瓦顶,花朵也盛开得灿烂。尤其难得,我家那金银花似乎很特别,不仅绿叶长得生机盎然,似乎常年都恣意绽放花朵,散发着幽幽的芬芳,既给人春色满院的感受,又令人神情怡然。


  “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张爱玲说,花朵是花草的语言。每次我回老家,一到小巷家门口时,便会呼喊着“妈妈”,随着母亲的应声来开门,便能闻到庭院金银花的清香飘来,那时我的感觉,不仅母亲希望我常回家看看,金银花也是,至今想起特别的亲切、暖心。中午时,我也常爱拿一张椅子,坐在花架下纳凉,空气中流动着花淡淡的清香,一边悠然品饮金银花茶水,一边好奇观赏她绿油油、毛茸茸的小叶子,一蔟簇的喇叭状的花朵,在微风摇晃下风姿妙曼,就像小女孩一样活泼可爱,赏心悦目,别有一番闲情惬意。常听母亲说,她每天早晨起来,闻着一院的清香看着一架金银花,绿的叶子,白色的花儿,黄色的花朵,蝴蝶纷纷飞过花叶,蜜蜂“嗡嗡”盘旋,深深庭院洋溢着生气和欢乐,令人心情舒畅。


  母亲在时,她在庭院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茉莉花、玫瑰花、一帆风顺、月季花等。一年四季,满院花开花落,没有间歇。她每次来汕尾,见家里有什么花,都要满心欢喜移植一两株花苗带回老家去,且大都能培植得茂盛。有时,我回去也移植母亲种养的花苗。母亲爱护花在邻近也是出名,她把每一盆花都当为“宝贝”,每当烈日高照、庭院烈日炎炎时,会给里每一株花打伞。亲戚、邻里都觉得母亲的做法有点奇怪,但母亲总是说:“不给花撑伞,花会晒死的。”而我每听到母亲这些话常有伤感,若有一天,母亲不在了,这庭院花朵谁来照看?


  不料心语成谮。2005年春天,我母亲去世后,因父亲不善养花,也常到城里和我生活,母亲在庭院的花朵也纷纷枯死了,只剩下那株生命力顽强的金银花。没有了母亲的照看,她默默地生长,无拘无束的,想怎么长,就怎么长;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悄悄地花开花落,引来蜜蜂翩翩起舞,依然随风把清香徐徐播放,以致村里有人生疔疮时,需要用金银花叶煮水清洗,都知我家种有一株盛茂的金银花,会来摘取。


  “金银赚尽世人忙,花发金银满架香。蜂蝶纷纷成队过,始知物态也炎凉。”清代蔡淳的《金银花》诗,今天读来尤令我感叹不已!


  20011年冬天,我父亲来汕尾时,我的大哥让人把老家庭院的那株种了30多年、根枝主干粗已有几公分的金银花砍掉了。这次是整株金银花连同花堆一起清除的。几天后,我才听到这消息,心里隐隐有些伤感,不仅是可惜金银花的消失,也怕又有不好的事情降临。果然,父亲从汕尾回去不久便病倒了,隔年清明前也走了。


  自此,每次我回老家,看着原生长金银花会庭院的角落,心中难免有些惆怅,心神浮游,脑海里总会浮现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一架金银花,仿佛母亲正站在凳子上微笑着,一手扶在花架上,一手采撷着一串一簇的金银花的欢愉画面,又霎时融化在一片寂静的光阴里,看不清明亮的影子。但是,金银花对于我来说,她不再仅是一种美丽的花朵,而且作为一份生动、美丽的记忆,伴随着我对父母及老家的怀念,移植在我生命土地上,已生长着浓密的绿叶,开着小小的花朵,拖曳着一串长长的思念,亲切且美好,只有在欢悦之中不时又会夹杂着一丝丝入怀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