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雨后听蝉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章晖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7-27

  总觉得,云是天空的脸谱,有着丰富的表情。


  有时云垂到低处,牵着群山奔跑。跑成草原上的马,沙漠中的驼群,荒原上的雪,甚至观音菩萨。云还变成树,让淘气的孩童荡秋千。变成我们当中的老中青,仿佛每一朵云里皆住有众生。


  终究,云化成雨,哗哗落向人间,万物沐浴,江河生烟,心有上善若水。


  当车行于高速公路上时,倾盆大雨却让人惶惶然,虽然一路开着双闪灯,也难看清路况,但中途停下危险更大,车便成为雨中之王,勇往直前。此情此景,正应了风雨人生。我蜷缩在车中,小声问爱人能看清吗?爱人说还好,男人成为雨中的山,看着他坚毅、沉着专注的表情,一颗紧张不安的心,也渐安宁。


  大约一个小时后,滂沱大雨渐变成了纷飞的细雨。当我们到达学校时,儿子拖着行李箱向校门口走来,看到清瘦的他,眼泪突然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儿子成长的路上,篮球一直是他的最爱,原以为他会平衡好兴趣与学业,关键时却给了他一击。当他选择回乡复读时,我们尊重了他的意愿。学校军事化的管理,虽严厉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因梦想,孩子们戏说这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一年来,因路途较远,儿子基本上没回过家。每当学校放月假,或刮台风时,他便随同学鹏回家,鹏较儿子,性格更沉稳,鹏的母亲,清,素雅而美丽,烧得一手好菜,让挑食的儿子念念不忘。儿子是幸运的,清以母亲给了他另一种家的温暖,这种温暖也总令我有无力回报的感动。


  雨中,城市的灯笼依旧红似火。主干道上齐整的吊篮花伸向远方,我们倚窗而坐,看雨沿窗玻璃嘀嗒地飘落。


  雨天的午后,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陪儿子看电影,实属新奇。当《复仇者联盟4》放映完,天已黑,儿子看起来精神十足,我小寐了一觉也神清气爽。影片中灭霸终被消灭,钢铁侠、雷神、美国队长等正义使者取回了各种宇宙原石,从此,失去家园的人们不再忧伤,这真是个美好的结局。还有什么不能释怀呢,残缺的世界又变得完整如初。最关键的是,它启迪了心灵,并注入了活力。


  夜渐深,雨后空气中氤氲着浓郁的植被清香,我们尽管跟着电子导航走,国道,乡道,村道,条条道路都成为返乡的韵脚。车窗也无须关,让蛙鼓、蝉鸣填充耳廓,让这南方黑夜的打更者泄露更多禅机。


  凌晨,我是被蝉喊醒的,推窗,树叶上的雨珠,欲落未落,蝉声激昂。我看不见蝉,它们可能隐在屋后的木瓜树上,也可能站在村前的老荔枝林中,还可能踩在邻里的菠萝蜜树枝上。


  晨风徐徐,我一路沿着溪流而行,任蝉音羁绊着步履。有时抬头,我还能看到树上的蝉,腹部有节律地起伏。真难以想象,这小家伙,竟有如此惊人的爆破力。很可能是在土地深层经过数年修炼而成。


  穿过石墩桥,向山行,山径隐约,野花野草早已没有楚界之分。桉树林、果园拥山相望,却三七而分,林中开遍鬼灯笼花,让山有空旷的喜悦。果园中,串串青色的果实挂满枝头,像季节馈赠的佛珠。我的耳膜似乎被蝉声切割,就此在山中破壳,淌进果实新鲜的甜蜜。


  回家,悄悄来到儿子的房间,他酣睡如宁静的婴儿。而蝉声清越,这乡村的禅曲,迂回于山林间。谁也带不走,抹不去,置身其间,解开郁结的心溪,淌于梦园,返璞归真。


  像脱壳的蝉,有了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