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夜深听虫鸣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陈继海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7-27

  夜半时分,忽从梦中醒来,一抬头,柔和的月光从窗外照射了进来,正好落在我的侧脸上,皎洁温柔,静谧美好。又听得窗外墙角处,暗虫唧唧夜绵绵,想起来“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这首有名的《明月皎夜光》里的诗句,一洗这段时间生物钟完全紊乱导致的全身疲惫,顿时睡意全无,索性起身,移步窗前,欣赏月色,聆听虫鸣……


  窗外,夜色正浓。如银的月光下,远处的山峰和近处的楼宇,蒙上一层淡淡的轻纱,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窗外院子里的各种植物,亲昵地站在那里,它们仰着脸蛋儿,享受着月光的抚摸,犹如镀上了一层银色的花边。不远处的路灯发出橘黄色的光,印在无边的暗空中,透过了树丛,透过了栏杆,灯光温馨且柔和。树丛深处不时有虫鸣传来,伴随在微风里,叶子也在附和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仿佛在演奏着《月光奏鸣曲》。偶尔树上有鸟儿扑棱,更像是一个孩子,在翻身之后,继续酣睡……


  天边那些淡淡的云絮在不知不觉中聚集起来,一会儿,月光就被云层封锁了。似乎是月亮困了,睁不开眼睛了。一阵微风吹过,原本被云遮掩的月亮,又展现了它的面容。它虽然不够圆不够大,但依然安详地吐洒着它的清辉。月亮,作为夜晚的女神,在中国人的文化心里中,总是以其独有的超尘脱俗、宁静皎洁的形象格外受到诗人词人的青睐。从《诗经·陈风》里的《月出》到谢眺的《月赋》,从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李白的《月下独酌》再到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文学史上所涌现的关于月的名篇不胜枚举。


  月亮总是那么的温暖,就像一只爱的手,每个寂静的夜晚都轻抚着大地妈妈,洒落在每个人的身上,洒落在每一寸肌肤,让人觉得暖融融的。而在今晚,月亮又好似一位年轻活泼的母亲,常和孩子们捉迷藏,有时它藏在低矮的树梢后,有时它藏在险峻的山岭下,有时它藏在浓密的厚云里,孩子总找不着她。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贾岛的诗句,有静有动有声,可谓写月夜的绝佳诗句。鸟儿可以宿在心仪的树枝上,而远方的客人,是否又会风尘仆仆,星月兼程赶来敲你的房门?此情此景,却有一股快乐似神仙般的感觉,想仿效李白,以“花间一壶酒”,达“举杯邀明月”。但无奈明天还有事,随即转身回到床上,尽管一遍遍提醒自己要睡,要睡,可脑海里又偏偏不能安静下来,思绪汹涌,生活里的景物,清晰明朗得如同身在白昼,又在进行新的奔波。


  又想起了韩愈的诗句“虫鸣室幽幽,月吐窗冏冏”,更是将月色入窗、室内虫鸣的情景表达得淋漓尽致。这短短的十个字,却可将一个人的心思倾吐殆尽。在这月色和虫鸣相交映的夜里,即便是粗鲁之人,也不免会触景生情,变得多愁善感起来。犹如唐代诗人刘方平的《月夜》“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从虫芥之微而知寒暖之候,一个“新”字,饱含对生活的深情,既是说清新,又有欣悦之意。这样想着,我重新躺在床上,竟不知不觉酣然入梦。


  虫鸣田野村幽静,月照茅庐夜色深。虫儿唱的是月夜的情调,而听到这些声音的,定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