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文章正文

站在平台看风筝

——致深中通道建设者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黄廉捷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8-12

  一


  远处,山在笑,似一片薄布油画


  流动的水与希望一样,早被人凝结在血液里,那是细长与巨大构成的金色水岸


  这里的夏天,没有冬天可爱


  比早晨更早,缕光与劳作者旋转而起


  远处的水,张开翅膀,黎明让眼睛与模糊写上告别语


  交通船贴在光线里,水在另一个空间里回响——与机轮声回响


  船在画着一个自己设定的图案,画完立即消失


  头重脚轻是晕船者的专利,有些人向往平台的沉稳,如陆地上的安定


  无数个早上在消失


  摇晃的正午,为海面撒上一片光点


  浪声,打开乐管轮番吹响


  远处稀疏的船影,与挂在远边的高低群山相互交织


  引桥似一条长长的跑道,它把海的曲线拉入人眼


  锚锭借助发动机的响声,指挥着一个又一个风的走向


  ——如果风的地图有字,必定会标注这里的光点——带着风筝肖像的光点


  一阵又一阵的风,与桩管结合——这里是它们的旅馆


  水的荡动,掌控着漫游的幸福,制造出粗壮与光滑的成功之物


  船只在晃动中航行,风筝在春天里航行


  依靠着等待,——最细的线也能拉得老长


  你见,掠过的海鸟收集地平线的回响,它知道


  水底的鱼儿正鼓着圆肚观看奇迹的诞生


  一些人,听着海风,在平台集装箱边与海水同行


  在混响的吊机里探索,在桩管的下沉中处理激情


  ——多少日与夜,都是这些布光者为时光缝合


  为海上绘就平滑的线条,慢慢织结


  光的边缘,从海水中捞起无数的落日——熟了的落日


  当我们还在欢声笑语地生活时,平台身体又长了一节


  一节有多长?眼中的长——心中的长,光


  筑成向往春天的歌,记住当日海面上的漫长


  二


  一天有一天的希望,工程船,钢筋,桩管、沉台,柱子,焊接,墩身浇筑,都会成为记忆


  海以斑斓收集完海风弹奏曲子后,与一根根铁条、一块块钢板合成一体


  这些人,这些施工者——也是布光者


  “我是做桥的,对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


  “当时这里除了水外,什么都没有。”


  ——大大小小的船只,帆影片片。


  “从打下第一根桩到现在,我从未离开,春节都没有回家,有一年多时间了。”


  ——偶尔迎风飞翔的海鸟不时在眼前掠过。


  (海水的记事本:伶仃洋大桥S04标施工平台,锁扣钢管桩围堰而成的直径150米的东锚碇区,正在接受伶仃洋海浪的拍打,东锚碇区回填了大量的细沙,形成约1.8万平方米的陆域,如果不是中央矗立了几台钻机,你会以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沙地球场。)


  三


  是夜,是风,是船只——惊动了海浪


  静态的夜,在海上拉满窗帘,想听到喧嚣的心语


  心灵有无法想象的远,可以放于千里之外的家乡


  家乡的夜——没有这里生动,无法让亮光幻成欢乐的表情


  海浪见缝插针,以闪烁的光泽转动图景


  风筝成长的声音沉入水底


  不是所有人能听到成长的声音


  珠江东岸上无数如眼的灯火,望向水面,望向海岛,望向这里


  珠江西岸的楼房把光从荡漾中送来


  一个夜晚,总有无数的梦,梦从这里飘向云天外


  水与山,在梦里相见,星星在夜空滑过水面


  ——海的响动,像马匹腾跃


  ——可以预见的奇迹——编织的风筝正从摇篮里放飞


  我们,等待风筝美丽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