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顶梁柱被抓了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廖洪玉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9-10

  □廖洪玉

  雨花的男人与原公司领导发生冲突被抓了,搞不好要判刑。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她带着两个还未满十岁的孩子该怎么办?

  雨花跑到镇行政服务中心询问,接待她的人劝她或去男人原公司解决,或找律师事务所请律师。请律师?我哪有钱请啊?

  雨花走出行政服务中心,一阵悲伤袭上心头,忍不住,坐在人行道的隔离墩上哭起来。路过的行人看了看她,又走了,还有老太太上去劝说两句,见她哭个不停,又走了。

  “这位大姐,你在这里哭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温和的声音在雨花耳边响起,同时她的肩膀还被轻轻地拍了一下。她抬头一看,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站在身边,手里拎着黑色皮包。她抽泣地说:“我男人被抓了,他是冤枉的。”

  中年男人问:“你对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雨花把她男人被抓的经过说了一遍。男人是原公司的司机,最近公司裁员,裁掉了三个司机,雨花的男人是其中一个。雨花的男人只拿到四万元补偿。因为他进公司前三年是临时工,后来公司发展的需要,把他转为正式员工。如今却以临时工为由,少算了三年补偿。男人愤愤不平,到劳动监察大队告状,岂知惹恼了老板。那天他去公司财务部要钱,想不到经理说他以往私自出车帮人送货,捞取运费,要扣除三万,还说是老板说的。他知道是冤枉,气得举手打了经理一巴掌,两个人扭打了起来,碰倒了办公桌上的电脑和其他东西,摔坏了。有人报了警,警察把他抓走了。

  中年男人听完,凝神沉思一会儿,说:“他们叫你去请律师是对的。”

  雨花说:“我困难,请不起律师啊。”

  中年男人说:“这样吧,你去正大律师事务所找董律师吧,他肯定会帮你的。”

  雨花说:“去了有什么用,我请不起律师。”

  中年男人随即拉开皮包,很快给她递来一张纸条,说:“你拿着直接去找董律师,相信我,他会给你帮助的,去吧。”

  雨花接过纸条,将信将疑。这时,中年男人朝着马路对面摇了一下手,一部黑色的轿车很快到了面前,中年男人对车上的人说:“你先送她去正大律师事务所,我走路行了。”又转头对雨花说,“大姐,上车吧,他送你去。”

  一会儿到了正大律师事务所。当雨花走进时,看到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的男子,她先是用两手擦了擦衣角,小心翼翼地问:“先生,请问董律师在吗?”

  男子抬头望着她,说:“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

  雨花一听,喜出望外,急忙把那张纸条递上去,说:“董律师,希望你能帮我。”

  董律师看了纸条,点了点头,说:“你有困难,我给你法律援助吧。”然后让雨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第二天上午,董律师去了看守所,向雨花男人了解情况。

  开庭审理那天,作为辩护人的董律师说:“尊敬的法官,被告人在原公司工作十年,现在公司解雇他,他也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只是希望拿到他应该得到的赔偿,公司说他私自出车谋取私利,但又拿不出证据,他一时冲动打了原告管理人一巴掌,没造成轻伤,构不了犯罪,而他的行为也并非打砸抢……”

  最后经过审理,雨花男人终于无罪释放,在董律师的帮助下,在原公司又拿到足额的赔偿金。

  雨花与她男人对董律师千恩万谢,董律师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给你们写纸条的那个人。”

  雨花一听,这才想起那位中年男人,问:“他在哪里?”

  董律师说:“他原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前几天被一所大学聘为法律系教授,去了大学。”随后,董律师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雨花,“你们以后遇到什么事,联系我,我尽力给你帮助。”说完转身上车。

  雨花望着董律师的背影,忽然想起什么:“董律师,等等我。”

  董律师已上了车,从车窗望向雨花说:“什么事?”

  雨花跑到车旁,把一个装着5000元的大红包递过去:“董律师,谢谢你,请你收下。”

  董律师说:“你已经申请了法律援助,律师费会由政府出,你们快回家吧。”

  雨花紧紧挽着男人,二人站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幸福的脸上挂满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