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 文章正文

涤荡(外二篇)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刘慧娟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9-10


  □刘慧娟

  刮骨疗毒,疗伤,疗岁月失去的元气,疗尊严受损的地方。

  我不喜欢配乐的痛苦,不喜欢粉饰的幸福,更厌恶华丽的肮脏。所以,我经常忧郁,经常在思维落脚的地方,等待一份好心情,等纷繁乱象返璞。

  我常在草长莺飞色彩中,等一场雪,或等一场好雨。等内心若隐若现的那场相会。

  当我把最温柔,也最恶劣的词汇,给了那个夜晚之后,我决心不再等待。我第一次霸道地走出,走出。

  我记住了那个季节,以及那时那刻的夏日之美。我将一池悲欢全部倒掉,换一片崭新的芳菲。

  从此,我不再描摹过去,不再提及江山和那个名字,我只记住飞舞的火焰和清冽的寒风,记住失火的田野和尖锐的呼啸。

  记住极限,在冰冷之后,发出的光芒。

  穿过

  那一声叹息

  轻轻指一指太阳,半年光阴,从指缝簌簌撒落。

  一种疼,慢慢扩散,预言,像被闪电击中。深情望了你一眼,半生光阴,已是逝水东流。

  心,穿越高低起伏的憧憬,在酸甜苦辣处,婉转。隔岸的你,留一个亘古背影,镶嵌在岁月深处。你曾采用不倦的辞赋,高举灵魂之旗,踟蹰向远方徘徊。

  试图穿越冷冷的观念,穿越那声忧郁叹息。

  只是,历史已经成为历史,回归的路线已经荒芜。

  最初,是那几缕不紧不慢的雨丝,纠缠你顺流而来,在蔷薇羞涩的一刹那,岁月开出生命的惊喜。

  那忧郁的叹息,来自毁灭性的乖戾,今夜,我端坐忧伤末梢,是迂回,还是冲锋,正举棋不定。

  最后,夜开始谋反,以最快的速度穿越忧郁,直扑芳菲。

  点化前景

  以昂首的姿势,承接泪。

  用狂笑点化那团阴谋。心境逐渐唯美。

  晨曦,断然不服从夜的安排,以鄙视的眼神,击退鬼魅。

  那场心灵厮杀,轰鸣不亚于战场,血腥不亚于刀戟。

  植物纷纷醉倒,相互碰撞。鸟雀浑浑噩噩,找不到天空。死亡一遍遍蜂拥而上,大地,一遍遍苍茫。

  尊严倒塌,一切面目全非。

  那夜,管弦骤然无语,一个微不足道的符号,弄浑一河清水。

  乾坤,岿然不动,等清秀的江山,来点化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