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素心向秋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洪媚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9-16

  □洪媚

  岭南小城,四季总是模糊不清,交替不明显,尤其容易在整日的忙碌、营役中悄悄流逝,难以察觉,但就在这难以察觉中,秋天,如期而至。虽然,岭南的秋与夏并无多大差别。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清明前在阳台种下的豆角、苦瓜、南瓜,立秋后,失去了蓬勃向上的生命力,似有日渐颓败之势。今天早上起来一看,只剩下些枯藤败叶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了无生机,阳台一下子少了夏日里一派葳蕤葱郁的景象,不觉一惊,秋节至,华叶衰,终究,还是凋零了。从葱绿到枯萎,似乎只是眨眼之间,美好的事物,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消逝了。

  年怕秋,月怕半,一年已然过半,一声叹息,细数岁月的无情与深情。

  每年春分后清明前,总会种瓜阳台下,不仅为盘中餐,更重要的是我想参与并见证一场盛大的生命,体验何为春种夏长秋收冬藏,感悟何为天道有时,四时有序,道法自然。

  春种,多少个晨起推窗的日子,看着它们一天天地发芽、抽嫩叶;夏长,多少个阳光雨露的日子,看着它们一天天地向上攀爬、开花,直至瓜熟子离。整个阳台,从春到夏,花开朵朵,绿意逼人,生机盎然。每每独坐阳台,相看两不厌,只有花和瓜,早晚相见欢,只言安怡不言殇。我终日沉浸于这片葱茏与微小细碎的美好中,希望它们永远如此。

  但终究,没有任何事物能抵得住时光之手,没有什么可以在时间里长存,包括这个夏天,包括豆角、苦瓜、南瓜这些曾经如此鲜活蓬勃的生命。自然赐给的,终究要回归自然,命运赠予的,终究要还给命运。万物皆有自己的使命,豆角、苦瓜、南瓜已经完成了它春种夏长秋收的使命,该退场了,谢幕是必然的,阳台要再现昔日葳蕤,就要等下一个轮回了,让人在感伤中又有所期盼。

  我不舍它们,把所有枯藤剪下来,捆好,在花盆里放上几天才扔掉,算是祭奠这曾经的生命和刚过去的夏天。虽不免有些怅然,然而,它们亦有悲怆的凋零之美。老子认为美在于体验,在于感悟,在于天人合一。所以凋零之美,亦让人动容。或许真正的美,正是以凋零或毁灭的悲剧方式呈现,才更惊心动魄吧。

  宋词说“流年暗中偷换”。“偷换”二字,用得何其精妙传神,草木如此,人何尝不是?时光之手,在悄悄地偷换着岁月,变青丝如瀑为两鬓染霜,变“力拔山兮气盖世”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变疾行如风为步履蹒跚,变头脑灵敏为反应迟钝,更有多少人,已湮灭为黄土一杯。古往中外,帝王将相,平头百姓,英雄豪杰,贩夫走卒,哪个不是在奔腾不息的时间长河里一去不复返?

  时值初秋,人正中年,也算到了人生之秋。春花无数,毕竟如何秋实?该如何安顿好这中年时光?是时刻警醒严于律己还是放任自流慵懒颓丧?是喧于尘嚣随波逐浪还是静潜深水坚守初心?我不禁对自己灵魂拷问。

  生活的热闹,人世的喧嚣其实都是人为制造,无论多么闹腾,生活的基调却总是寂静的,生命的本质总是如深海般沉寂。青春散场后的中年之境,需要学会安静独处,并有独处的勇气和能力,需要安顿好一个人的时光。朱自清先生说:“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以不理”,也许这就是独处的好处。“朱晦翁半日静坐,欧阳子方夜读书”。意思是朱熹喜欢静坐半日,欧阳修常在半夜读书,他们在独处中修为。老子则认为致虚极,守静笃,让生命归复自然的根本,见素抱朴,少私寡欲,乃得道之秘诀。

  伟大往往诞生于孤独,古往今来,多少成大事者,在享受孤独并从中汲取力量,在一个人的时光里,寻找回真正的自己,丰盈自己。只有学会一个人穿过孤独的河流,扛过冷峻的风暴,抖落身上的雨雪,昂首挺胸,才能抵挡中年的兵荒马乱,反抗命运的任意宰割,才能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成为更好的自己。

  人生之秋,是该时刻警醒自己:避开车马喧嚣,心中修篱种菊,克己复礼,君子慎独,素心向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