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菱角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甘武进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9-16

  □甘武进

  去湖区生态园游玩。湖边传来玲珑婉转的歌声,那曲声柔美动听,让人的心也跟着曲声荡扬。一舟缓缓划来,舟上坐着妙龄女子,吟唱着《采红菱》:“我们俩划着船儿,采红菱呀采红菱,得呀得郎有心,得呀得妹有情,就好像两角菱,从来不分离呀,我俩一条心……”她们卷起衣袖,露出白皙丰润的手臂,把手伸进水里,富有节奏地采摘菱角。

  这是异常和美的一幅画面,一阵风吹过,湖水翻起波波翠碧的浪花,送来菱荷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这让我的记忆之门悄然打开,思绪慢慢地回到从前。老家门前有个很大的池塘,夏末初秋水面上常常布满葱郁的菱叶,菱叶下面熟了的脆嫩甜美的菱角正等着我们前去采摘。不过,那个时候采摘菱角,却远远没有如今这么轻松浪漫,而是充满了忙碌甚至危险。

  小船是很少见的,大家多是划着大腰盆在池塘里采摘菱角。腰盆置于水中,里面放张小凳,人躬身坐下,腰盆沿倾斜在水面,双手越过近水的盆沿,伸进水中进行采摘。由于盆内空间狭小,久了会腰酸背痛。我第一次采菱角是爬进腰盆里的,腰盆在水里摇摇晃晃,划起来却原地打转,我出尽了洋相,还差点翻转在水里。好在父亲指点并经过锻炼,到后来我就能熟练地划着腰盆在塘里游弋了。

  翻开藤蔓式的丛丛菱叶,新鲜的菱角露出了笑脸,像是揭开了红盖头的可爱新娘。摘下的菱角,其外形像极了牛头,尤以弯曲的尖角形似牛角为甚。我们用手为桨,将腰盆划进菱角秧中。左手提起菱角秧子,翻过来,旋一下,每条菱角秧下都有三两个菱角。嫩菱角颜色鲜红,指甲掐得进去。而老菱角色泽暗红,指甲掐不动。腰盆过处,菱角秧子分出一条水道。几个来回后,即能收获十几斤菱角。

  然而,采摘时不小心,手会被菱角尖扎伤。菱角有多种。三角菱和四角菱,尖刺锋利,稍不留神,就会刺入指尖,疼痛难忍,尤其是四角菱,四面带刺,难以置手。比较而言,我更喜欢两角菱。在我家乡两角菱有绿菱和红菱之分。红菱被称为家菱,多种植;青菱水塘里自生自长,被称为野菱。刚从菱叶采下时,红菱鲜艳妖娆,青菱水灵凝翠。那微绿或微红相渗的外表,彰显出质朴的自然之美。

  剥开新鲜嫩的菱角,露出奶白色的果肉,像是刚出浴的美人,惹人怜惜有加;又像婴儿粉粉的小手,白净酥嫩,让人爱不释手。视觉上的冲击,激发了嗅觉和味觉上的潜能。手捧新鲜的剥开的菱角,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送入口中,在齿牙轻错中汁液清甜,田野之香沁人心脾。它娇嫩爽脆,水灵清甜,那种微甜中略带青涩的口感令人回味,为暑气尚未褪尽的初秋觅得了一丝丝舒畅怡人的安慰。

  袁枚在《随园食单·新栗新菱》中记载:“新出只栗,烂煮之,有松子仁香,新菱依然。”他是说嫩菱角便可煮着吃。其实,熟食老的菱角,也别有几番滋味在心头。煮熟的菱角香气扑鼻,甘糯香甜,其味胜过山区的板栗,营养价值可与板栗相媲美,含有丰富的淀粉、蛋白质、多种维生素以及钙、磷、铁等微量元素,被视为养生之果和秋季进补的药膳佳品,可做成各种菜肴,亦可熬成粥食。

  用菱角煮粥时,糯米一杯,红糖适量。菱角去掉外壳,用清水洗净入蒸锅蒸熟,再把它切成小丁,放到粥锅中一起煮五六分钟,调匀以后取出就能食用。听湖区的人讲,有时还将大茴、花椒、大葱段和菱角放在一起煮,使其更加入味,好吃又看得见。《本草纲目》中说,食菱能补脾胃,强股膝,健力益气。并说:“菱实粉粥益胃肠,解内热。”夏季食菱还有行水、祛暑、解毒之功效。

  菱粉糕曾是我家乡的传统食品。取菱角、糯米粉与白糖适量,菱角去壳晒干磨成粉,再混合糯米粉,加白糖拌匀,入笼屉旺火蒸熟,取出切块即可食用,味道非常可口。《红楼梦》中就有写道:“方才舅太太那里送来的菱粉糕和鸡油卷儿,给奶奶姑娘们吃点。”说的是老菱角米粉做成了糕点来吃。当然,还有菱角炖排骨、菱角炒芹菜等,芹菜浓郁的香气与菱角淡淡的香味组合,口感变得更加诱人。

  舟上的妙龄女子携着刚采摘的菱角上岸了。我剥开一枚轻咬一口,一股奶香的菱角味儿充盈着整个味蕾,汁水如乳,甘甜如泉,儿时的记忆浮现出来,眼前似乎出现了采菱角的场景:采菱姑娘半蹲在腰盆里,巧手弄菱露笑魇,似有水面歌悠扬,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看采菱》诗中所云:“菱池如镜净无波,白点花稀青角多。”“绕城菱莲一千顷,三秋菱歌满街头”……

  菱角,是大自然馈赠给人们难得的乡土美味。如今,久居南方的我离家乡已渐行渐远,很多过往的事物已成为我永远的回忆。回忆是美好的,但人不能总生活在回忆中。曾记得菱角的物语是: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其实,做人就应该如此。岁月的流逝也许会渐渐磨去我们人生的棱角,但却抹不去记忆中尖尖的“菱角”——美在舌尖,启迪心智,保持本色,向暖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