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文章正文

徜徉山水间,缅怀徐霞客

责任编辑:谢梨 作者:岑桑 来源:中山作家网 发布日期:2019-09-23

  年逾九旬,著名作家,《岭南文库》丛书执行主编,广东人民出版社原社长兼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原副主席。1997年获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首届伯乐奖。2015年12月获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本文是作者即将出版的最新散文集中的一篇,应编者之约,在《中山日报》上首发。


  读过一首诗,记住了诗人在赞美伟大祖国年轻一代的美好心灵时说,他们的心灵境界就像一片片桂林山水。


  “桂林山水甲天下”。古往今来,桂林山水不知曾经陶醉过多少中外游人!


  桂林山水,秀丽,淡素,清新,明媚……用这几个形容词来概括桂林山水的姿容,远远不足。造访桂林,徜徉于山水之间,细细欣赏、观摩、品味那大自然的杰作,一定还会有更多得多的贴切词儿从心中跳跃而出,从而大大丰富和深化自己对这奇美世界的体会。


  来到桂林,游览岩洞当然是不可少的。如果说,桂林的大自然风光有如超尘绝俗的山水画,那么,桂林的岩洞可以说是瑰丽多彩的童话世界。据说这些岩洞是因为具有很强溶解力的地下水,在石灰岩的裂缝中不断渗透,溶蚀,使岩缝不断扩大而形成的。桂林一地,最脍炙人口的岩洞是七星岩,后来又开发了犹有过之的芦笛岩。这两个美不胜收的岩洞均蜿蜒数里之长,里面的石钟乳和拔地而起的石笋杂然纷呈,百态千姿,在灯光的照射下,色彩斑斓,绚丽诡奇,令人目不暇给,恍如置身于美妙的童话世界之中。叠彩山上那个虽则不大,但却委婉有致,恍如碧莲玉笋般的石头世界。


  千百年来,络绎不绝的游人都曾被这里鬼斧神工般雕琢而成的景色所迷住。光怪陆离的石钟乳和石笋,在岩洞中形成变幻无穷的形态,如珊瑚,如翡翠,如象牙,如玉石,如绫罗帐幔,如瓜果蔬菜,如走兽入飞禽……这一切,真让游人大开眼界,惊羡不已。无数游人兴之所至,禁不住为之题诗作赋,泼墨挥毫,衷情礼赞,把墨宝铭刻洞壁之上,以期与名山同寿。泛观众多诗文,不乏情文俱茂的佳构,但更多的是述游纪兴的浮浅之作,并无多大意思。


  徜徉山水间,难免想起徐霞客。徐霞客是我国明代的大旅行家和大地理学家。他自少鄙弃功名,以探索大自然奥秘为毕生职志,用自己一生中全部青春岁月和最旺盛的壮年时光,跋山涉水,浪迹天涯,基本靠徒步游历了十六个省份——从他老家江苏出发,向北到过北京附近的盘山和山西的五台山、恒山;向南到过福建和广东的罗浮山。年过半百以后,他还用了连续四年时间,迢迢万里,遍历浙、赣、湘、桂、黔、滇各省,然后才东归从事著述。在漫长的旅途中,经常在渺无人烟的山林川泽之间,登危崖,攀绝壁,闯洪流,探洞穴,露宿风餐,出生入死。往住日行百余里,栖身于荒山草莽之际,还点燃枯枝败叶照明,把日间的见闻和考察所得,记录下来。一部数十万言文采斐然的《徐霞客游记》,就是后人把他散佚不全的遗稿搜集编刊而成的。这游记,是徐霞客对伟大祖国充满热爱的赞歌,又是一部光辉的地理学文献。当年这位孤零零的、连最简单粗陋的测量仪器都没有的天涯行客,竟成了世界上石灰岩地貌考察的先驱;竟纠正了过去的图经志籍中以讹传讹,认为岷江是长江的上源这一历史性的错误,正确地指出了金沙江才是长江的上源;竟弄清了前人没有弄清的广西红水河上游北盘江和南盘江的发源地;竟査明了怒江、瀾沧江、红河三江分流入海,否定了前人的错误说法;竟对云南腾冲的休火山群进行了深入的科学研究,详尽地记载了火山喷发及其引致的种种地质现象,为地理学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徐霞客一生的经历和贡献,使我们看到:人的能量得到充分发挥的时候,其成就竟可以达到多么光辉的高度!


  多少年来,作为《徐霞客游记》的忠实读者,对徐霞客这位“不计年,不计程,旅泊栖岩,游行无碍”的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十分崇敬。岁月如流,对于这位偶像的记忆大多已渐渐淡化,但是有两个关于他的情节,一直不曾忘怀:徐霞客游至西南时,遇见一位法号静闻的和尚,交谈十分投契,成为挚交。静闻有志于远赴云南鸡足山,愿与徐霞客结伴同行。静闻途中得病,徐霞客不离不弃,一直随侍在侧,殷勤为之求医奉药。静闻终于不治病故。徐霞客按静闻夙愿,竟负其遗骸到鸡足山安葬。《徐霞客游记》述及自己52岁时行至湖南,要游上清潭和麻叶洞。当地人说那两个地方都有“神龙”盘踞,从来都没有人敢进去。徐霞客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予闻之益喜甚。”后来,他果然在无人作伴的情况下,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伏水进洞,闯进了那所谓“神龙”的领地。


  这两则关于徐霞客的轶事,在我心中被深深牢记着。他的一颗对朋友、对事业的赤诚之心着实打动了我。徐霞客就是这样一个人:一诺千金,对朋友要竭尽真诚,要负责到底!对事业要勇于担当,甘于置一己荣辱安危于不顾!


  当我踏着徐霞客当年的足迹,浏览着那诡奇的岩洞景观时,心中不时翻腾起关于《徐霞客游记》的所剩无多的记忆。设想着当年那矍铄老叟,偕同一僧一仆,怎样手持松明,在洞穴中抚摸着湿粘粘的斛乳,微笑着,赞叹着……踽踽而行。啊,那是一幅多么动人的图景!要是能在那“峭峰离立,分行竞颖”的地方,看到哪怕仅仅是一点点徐霞客的留痕,那该多有意思呀!


  想不到,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几近妄想的一闪念,居然在我到阳朔游览那个名为龙洞的溶岩时实现了。在龙洞口的石壁上那众多题刻中,有一块正文上刻有“洞开八口,曲折通畅”八个大字,字字如碗口大小。字体端庄,意态平和。仔细看去,署名的竟赫然是我在徜伴山水间时常常记挂的徐霞客!读过《徐霞客游记》的人都知道,这游记的作者是纯然无愧于被称为才华横溢的诗人和大散文家的,但是这位巨匠在龙洞石壁上留下来的,既不是诗词,也并非歌赋;他既不描绘岩洞的诸般美态,也不炫耀自己的文采风流。他在此留下来那八个大字竟是那样的浅显、简明、通俗,老实平易得不能更老实更平易近人了!它丝毫也不矫揉造作,只是老老实实地给游人讲明这个岩洞基本结构:有八个出口;虽然迂回曲折,但毕竟畅通无阻。徐霞客在此地留下这八个大字,无非是打算给游人以寻幽探胜之便罢了!他热爱祖国的山川风物,希望别人也热爱祖国的山川风物;他热衷于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希望别人亦复如此。他穷毕生之力遍游祖国的名山大川,其目的全在于要将祖国山河之美告诉同胞,伟大祖国竟是何等美好妖娆,让人们更加热爱它,了解它,卫护它。龙洞石壁上那八个大字,不是正好体现了徐霞客那荡荡心迹么?正是这样的一片赤子之心,使他面临如此瑰奇的境界时,也不耽于述游纪兴,一心想着的还是别人,还是祖国。那八个大字,以它们平凡与真挚,显示了它们的高贵与庄严,横扫了蒸腾于在壁之间的腐儒之辈的俗气。我想,这就是美了;就是那位一生以山野为家的人有如流水行云的磊落襟怀了。把自己的全身心奉献于事业的徐霞客,其内心也分明是一片桂林山水。